Case Nine 宿命之敌 Chapter3 怪盗の墨痕

眼镜章鱼Z:

案件开始~
这次因为推理正确福利而参与客串的亲是黑羽包子。和天天一样,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哦~^_^
一旦开始探案粉红就变少了……不知道还能留下多少个人呢……(叹气)


Chapter3 怪盗の墨痕

这个魔术显然是表演的高(和谐)潮,在此之后只有助手的一个暖场小型表演,用来放松大家的心情,再就是鬼月的退场秀了。

天天漫不经心地听着台上助手的声音,心脏随着日向宁次手表的秒针跳动。时间渐渐指向二十二点半,然而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又过了两分钟,李发来消息,存放宝石的地方一切如常,没有人出入。

天天的不安不降反升:“主人不在这么好的机会,怪盗墨痕会平白放弃吗?”

“他还没有过失手的时候。”日向宁次也不乐观,嘱咐李继续看着,安保照旧。

此时已经是二十二点三十六了,李那边没有传来新的消息,倒是鬼月在众目睽睽下再度登场。

他出现在了高空中,漫步般不紧不慢地游走在所有人的上方,追光灯随着他的步伐向前推进,更照出他周身空无一物。他缓缓走过观众席,走至舞台正上方,一个响指便变做一团烟雾,又在下一秒出现在了舞台中央。

在看过怪盗基德的空中漫步那集之后,天天表示对这类魔术全部免疫,不过是看着好看而已,真论含金量,比不上「地狱的傀儡师」的十分之一。

随后就是正常的谢幕,在鸽子飞舞中,天天隐约看到他身后的舞台屏幕上出现了两行字,却在刚刚出现时就被鬼月打落的帘子遮下,她皱眉,扭头一看,日向宁次正低着头噼里啪啦发消息,脸色出乎意料的难看。

“刚才屏幕上的字……”

“粉钻原石我已笑纳。怪盗墨痕。”日向宁次精准地复述出来,带着天天在散场灯开启前先一步起身,“去后台,我们立刻赶往现场。”

银灰色奔驰在道路上飞驰,十分钟便到达了现场。鬼月优雅全失地从后车座上滚下来,一张俊脸煞白煞白,刚才那十分钟里他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就是这里?”天天皱眉。一处豪华商业会所。现在已经连院子都被他们自己人围起来了,其中一整层是鬼月的私人空间,监控室休息室接待室应有尽有,宝石被放在一个如同储物柜般的大型保险柜的一个小柜中,单独搁在储藏室里。

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会在保险公司一类的地方……

“这里的保险柜是我定制的,需要录入指纹做密码,每天更换一次,除了指纹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在不惊动报警器的情况下解开。最重要的是它可以远程控制箱内温湿度,有利于物品储存。”鬼月边解释边伸出了左手食指,解开了存放宝石的那个保险柜。黑丝绒盒子和端正摆在它上面的放着鉴定证书的密封文件袋都完好无损,看起来并不像被人碰过。

他戴上堀北昕递来的手套,把盒子双手拿出来,把鉴定证书随手递给助理丸山,伸手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空无一物,宝石,不翼而飞。

李洛克去讯问了,堀北昕和日向宁次进现场取证,龟田深归不见踪影,天天喊来了鬼月的助理丸山,他今天一直都在现场,且现场的事务都是他负责的,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丸山……”

“丸山润,天天小姐。”丸山润局促地抹了把汗,尴尬道,“实在抱歉,居然是你们那边得到消息我们才知道被偷了……”

天天古怪地看他一眼:“这有什么抱歉的。鬼月先生应该有申请保险吧?”

“没有……”丸山润的声音越来越低,天天的眉毛越挑越高:“居然没有保险?”

“我家少爷只在木叶停留两天,谁知道这么短的时间还被盯上了……今天一早鬼月少爷刚到就开始跑通告,根本没时间也没心思办保险。”

天天摸摸下巴,对他的解释未置可否:“那块丢失的粉钻原石的照片有吗?”

“有的。”丸山润从随身带的文件夹中抽出几张照片,“就是这个。”

天天接过一看,是一块儿一立方厘米左右的原石——之所以这么计算是因为它比较方正。她仔细观察,未经打磨的原石仿佛蒙上了一层雾,不够晶莹剔透,只能隐隐瞅见淡淡的粉色,在黑色丝绒覆盖的海绵上看不分明。

天天吞吞口水:“这么大只!加工完得多贵啊?”

丸山润说了一个数字。

天天:“……”

虽然已经知道鬼月大概很有钱,但没想到居然这么有钱……真是百分百纯天然土豪。

“放在这个盒子里是因为还未打磨不用考虑美观。”丸山润又拿出一张纸,“这是鉴定证书的复印件,原件被日向鉴识官取走做物证鉴定了。”

天天逐行读过,目光扫到下面的数个数据,暗暗吞了吞口水:“咳,这原石不错。”数据很适合拿来做武器。只是……“你确定案发之前它的确在保险柜里面吗?”不是她多疑,只是之前的盗窃案中有太多是偷龙转凤熟人作案,不得不防。何况如果在放入之前就取走原石,这盗窃便变得很容易了。

“监控可以吗?”丸山润斟酌道。

天天颔首:“那,拜托带我去监控室吧。”

“好。”丸山润见她应允,如释重负,“这边请。”

监控室里只有一个小姑娘在看,见到天天进来还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你好,我是鬼月先生请的侦探,天天。”天天微笑着伸出手。

“啊,居然是女性侦探。我叫黑羽包子,这里的保安。”小姑娘受宠若惊地和她握手。

“包子?好名字啊好名字。”天天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咱们一定合得来,我很喜欢吃包子。不过……”她抬眸,望着黑羽包子笑着问,“你是个魔术师?”

“诶?你怎么知道?”黑羽包子慌忙松手,“我还只是个实习生,想尽量争取机会和鬼月先生学习才来这里的。天天小姐真厉害。”

天天哭笑不得:“叫我天天就好。我一点也不厉害,黑羽这个姓氏第一反应就是魔术师吧。”所以只是随便猜的,不要用那么崇拜的眼神看她。

黑羽包子点点头:“我们一家人都是魔术师。天天是来查监控的?”

“今天一天的监控,谢谢。”天天道。

视频资料很快被调取出来,天天传了一份给前田逸羽,随即认真看起来。

画面很清晰,可以看到鬼月把左手食指的指纹录入后离开,丸山润进来将大而方的黑色盒子打开确认原石,也可以看清确实是颗雾蒙蒙透着粉色的一立方厘米大小的石头。丸山润确认后关上盒子,将鉴定证书放在盒子上方,一并推入保险柜内。

“看得很清楚。”天天道。

“监控器都是日向产的。”丸山润特别自豪地说。

……硬广要不得啊。天天嘴角抽了抽,默默转移了话题:“怎么屋里不安排人看着?”四个监控摄像头让安放保险柜的房间毫无死角,但是一个保安都没有依旧令人匪夷所思。

丸山润道:“因为之前有怪盗易容成现场保全人员进行盗窃的先例,鬼月先生干脆决定不留人。”

“真的有人会易容?”天天一脸懵,这难道不是动漫小说里拿来骗人的吗?

丸山润肯定地点点头:“鬼月先生就会。”

嗯,真人版黑羽快斗。天天道:“录入指纹时不让你进去就是为了保证保密性吧?”

丸山润颔首:“只有鬼月少爷知道他录入的是哪个指纹,如果输错是会报警的。”

只有鬼月知道吗……天天意味深长地喃喃道:“那可不见得。”

之后的视频快进观看,没有人进出的屋子好像个jpg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在某一时刻画面似乎抖动了一下,不到一秒又恢复如常,天天记下时间点,打算过一会儿问问前田逸羽这究竟是不是视频剪接造成的。

然后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预告的时间,二十二点半。

从监控可以看出,时间恰好到达二十二点半时,天花板上突然掉下了一个烟雾弹一样的东西,阻隔了监视器的画面,随着烟雾消散,能看到一个一身黑的人突兀出现,径直走向保险柜,伸出左手食指,在手指上覆盖了个什么东西,摁上去打开了柜子。他直接拿出黑色丝绒盒,没管立在侧面的鉴定证书,取了宝石把盒子放回去,途中没有碰其余任何东西,随意关上了保险柜。

他大剌剌地冲着镜头挥了挥手,摁下一个闪光弹,在一片足以闪瞎眼的光芒中消失了踪影,一切恢复如常。

天天眨眨眼,又眨眨眼,眼睛依旧不是很舒服。这光实在是刺眼,骤然亮起来晃得人眼睛疼。

总觉得有哪里微妙的不和谐啊……天天一边揉眼睛一边问黑羽包子:“你之前没有注意到不对劲吗?”

黑羽包子惭愧地挠了挠头:“我……我刚看见有人出现就想出去告诉丸山先生,结果没有找到人,回来一看什么都没有,大家也都没在院子里发现可疑人物,所以我以为是我看错了……”

天天恨铁不成钢:“怎么会以为看错了呢!你也不近视啊。”

黑羽包子脑袋垂得更低了:“因为我刚看过「地狱的傀儡师」……”

天天也无话可说了,确实,如果她是黑羽包子,在知道鬼月表演这么著名的魔术的情况下,估计也会忍不住看直播的。而如果「地狱的傀儡师」的原理真的是催眠……会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也并非毫无可能。

天天仔细一想,脊背发凉,他不会连这一点也计算进去了吧?

“布置现场警力的是谁?”

“是我。”丸山润急忙补充,“是少爷交待的。”

“你们少爷着实很有毒啊……”天天实在没忍住,终于还是吐了个槽,“又不让安排人手还委托我们来办案,怎么着这是看着我们M区分局的长得好看,让我们来当花瓶来了?”

丸山润:“……”

他竟无言以对。

还好此刻堀北昕推门进来了,看着这一屋子人也没惊讶,只是冲着天天挥了挥手:“天天,初步查验结果出来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指纹。”

天天揉揉太阳穴。

“意料之中。”

Chapter3 END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