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这真的不是真的 (批着be外壳的he)

暴风哭泣

阿大婉:

私设飞起。
是糖……吧。
随笔。
自产粮系列。


还好这不是真的


——幸好,这真的不是真的。


大战开始的前一个星期晚上,宁次很晚才回来。
也许是日向一族有特定的人员安排会议吧,天天这样想着,便给窗户留了条缝。


夜半了,一阵微风翕动,天天轻轻叹了口气,抬起早已没了睡意的双眼,看向来人。


“回来了?”她问。


“怎么还没睡?”他反问。


宁次的身上还沾着外面月光的凉意,脱去忍者服后他也只是在床的另一侧躺下。


“晚……”


天天一个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低头碰了下他的唇。
啧,是冰冷的。


“天天?”少爷被吓了一跳,只好也翻过身来,这样一来,天天顺势抱住宁次的头,吻了下去。


“呐,我说宁次啊,你睡得着么……”她一边吻他一边口齿不清地询问道。


其实潜台词有很多
比如,下周就要开战了,你真的睡得着么?
再比如,要再过多久我们才能再这样简单地共枕而眠呢。
再再比如,她怕说出来了他会用八卦六十四掌戳爆她:


我们做吧。


她害怕,真的害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也许正是因为日向宁次浅色的白瞳并不能解析到如此,他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天天……你……”


宁次一开口,向来情感远丰富于他的姑娘哭了。


应该推开她吗?宁次这样想。


天天的吻越来越深,眼角滚落的泪珠越来越多,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衣衫里……


“天天!”他浑身一颤,猛地睁开眼,轻而易举地捉住她的手,两根手指轻轻地搭在她的穴位上,似乎随时等可以封了她的行动,“别胡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天天突然止住了眼泪,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说出了这辈子最值得她感谢苍天的话:日向宁次,你今晚要是不上了我,我一辈子瞧不起你。


当然,天天是不可能对日向宁次说出这种有伤风化的话的,再当然,日向宁次也绝不是会因为一个女人的威胁就改变他所坚持的东西的人。


但那晚,他们还是做了。
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战争?


因为战争。


一夜过去,天天觉得疼,宁次害怕她疼,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两个人都疼。


至于这份痛感里有多少是精神上的又有多少是肉体上的就很难说清了。


但初次归初次,该有的步骤一个也不少,所以——


大概就是在宁次战死的一个月后,天天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时瞬间她脑子里就只有两句话:
第一,哈哈哈哈老娘真有先见之明,到底是给我留了个孩子。


第二,日向宁次你混蛋。


天天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转身离开了战场。


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重复着反问着一句话:什么,宁次死了?那个宁次死了?
那个日向宁次战死了?那个日向一族的天才……死了。


他们不是不能承受死亡,他们只是不能承认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又毫无预兆和逻辑。


只有天天,觉得他的死是必然。
日向分家的日向宁次终会为村子大义家族大义同伴大义而死。


是英雄。不。


是混蛋啊。


她不想哭。所以她最终掉落的眼泪还不如小李多。
而当小樱井野雏田看到她腹中的孩子时都不禁捂住了嘴。


啊喂,你们……倒是别哭啊。你看我都没哭。不要同情我好不好,更不要同情我的孩子。
同情可不是一个好东西呢。


十个月之后,天天生下了一个黑发褐眸的女儿。
嗯很好,女儿的样子极像她。


——直到,女儿有一天告诉她:妈妈我感觉我的眼睛好奇怪啊,我可以看到好远好远的地方。


她触见那双白瞳,第一次在女儿面前掩面哭泣。


她觉得她哭得几乎要晕厥。



“天天,天天,醒醒,快醒醒。”
似乎有人在叫她。
她一睁眼,墨发的少年半趴在她床边,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搭在她的额间为她拭去眼泪。


咦咦咦咦?


“宁次?”


“嗯。我在。”


“混蛋宁次?”


“???”他怎么混蛋了?“你刚才做噩梦了?一直在哭,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你……我……”天天突然开始怅然若失,现在是哪年哪月?


一阵嘹亮的哭声解答了天天的疑惑。


她刚刚生产完,昏迷,做了一个梦。


啊原来这不是真的啊。原来,这真的不是真的啊。


天天眨了眨眼睛,开始蓄积泪水,最后又哇地哭了出来:“宁次你混蛋啊啊啊啊我为女儿拉着问我白眼是什么睹物思人了好久啊啊啊啊。”


宁次偏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摇篮,转过视线来哭笑不得,他低头吻了下妻子,说道:“在想什么啊,我们生的可是儿子啊。你看——”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