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Case Nine 宿命之敌 Chapter2 地狱的暗火

眼镜章鱼Z:

天天是头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晚宴。

长条桌上摆着精致的甜点和特调鸡尾酒,大家端着酒杯走来走去,言笑晏晏……就是不吃东西。

在天天冲着桌上的甜点再度咽下一口口水时,日向宁次开口了。

“饿?”

“啊?”天天懵。

“可以拿了吃。”日向宁次道。他端着高脚杯靠墙而立,浑身都是生人勿近的气场,总是保证鬼月在他的视线内。

也难怪天天会觉得无聊,这类宴会大抵如此,真要说今天这场已经不算无聊了。方才那边的织田部长和北野经理发生了争执,闹得动静不小。好像是织田部长的心血被北野经理窃取了,仇人相见外加一点点酒精的刺激,很容易就红了眼,不顾场合差点打起来,还是鬼月亲自上前打的圆场。这种事难得一见,不过大概与此次任务无关。

“我只是觉得……真浪费啊。”天天拿了一个,小口小口吃完,“待会儿去找鬼月先生要个签名?”

日向宁次了然:“原森野拜托你的?”

“刚才他发了个消息,拜托我要签名,还让我回去的时候如果有时间顺便买点儿萝卜。”天天长出一口气,“谢天谢地他终于准备研究别的菜了。”

日向宁次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感谢天感谢地的模样,在她端了杯子往鬼月那边走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酒杯。

不让去?天天困惑回头。

日向宁次向身边的服务生又要了一杯,换给她:“无酒精的。”

总局规定,出任务时除非有特殊需要否则是不能喝酒的。天天看着他杯子里的气泡,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本来天天以为要和鬼月说上话得排个号,然而他们换好酒杯还未来得及上前,鬼月便带着助理主动走了过来。

“天天小姐……”他刚要说什么,瞥见他俩的架势,转而一笑,“找我有事?”

变魔术的都这么会察言观色吗?天天果断举起酒杯,诚恳问道:“鬼月先生,能拜托您给我签个名吗?我弟弟很喜欢你。”

鬼月优雅一笑,伸手示意助理拿来笔和纸:“乐意之至。”

修长的手指接过笔,灵活地打了个旋。鬼月一手拿着笔盖和本子,另一只手潇洒地签下了鬼月两个字,龙飞凤舞。

顺手把纸撕下来交给她,鬼月道:“我帮了天天小姐一个忙,可否请天天小姐也帮我一个?”

天天好奇:“什么忙?”

“我收到了怪盗墨痕送来的预告函,时间就是今晚,可是安排好的魔术表演时间不能改动,可以拜托你们帮忙处理吗?”鬼月挥挥手,让助手把预告函递给他们看。

天天下意识接过。

「今天晚上二十二点半,我将带走粉钻原石。
怪盗墨痕」

天天把卡片翻过来掉过去好几遍:“没了?”和侦探剧里不一样啊,用词一点儿也不华丽,背面也没东西。当然她也没希望这预告函和圣少女发的似的四处都是粉红泡泡,但你起码要向基德看齐吧。右下角签名上面那一道墨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写错了随手拿毛笔划掉留下的黑疙瘩。

“他的预告函一贯这样。”助理道。

天天望向日向宁次,日向宁次颔首:“迄今为止公布出来的怪盗墨痕的预告函的确都和这个差不多。”

“也没个防伪标识,看不出是不是伪造的。”天天嘀咕道,“而且这案子也不是我能接的。”她抬头,刚欲开口,鬼月便笑盈盈地补充道:“礼尚往来,这是个委托,侦探小姐。”

……能用一张签名面不改色堂而皇之的代替委托金,天天嘴角抽搐,鬼月先生真是……太不要脸了。

“礼尚往来,我也给你签个名吧。”

“我不接受。又不值钱。”

“……”

长得那么好看一张脸偏偏不要。天天磨牙,却见日向宁次掏出手机噼里啪啦按了一通,随即锁屏,拿过预告函收好。

“这案子M区分局接下了。还请您安排人联络一下分局,凯组长会派人过去。至于天天。”日向宁次顿了顿,道,“我想与她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在您的魔术表演中。”

“哎呀呀,好像没有办法拒绝呢。”鬼月扬眉,抬起左腕看了看表:“该去准备魔术表演了。丸山,你负责与M区分局联络吧。二位,失陪。”

目送着鬼月和助理丸山走出宴会厅,天天把签名的纸收进手包,眸中划过几分不解之色。

怎么觉得鬼月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封预告函?

“Poker Face.”日向宁次看出她的困惑,“魔术师必修课。”

喜怒不形于色吗……天天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魔术表演在二十点半准时开始。天天把晚礼服换掉,穿着舒适的休闲服和日向宁次去了表演会场,vip专座。

实话说天天原本只是冲着「地狱的傀儡师」来的,却不知不觉被台上的魔术表演所吸引。鬼月不愧为世界知名魔术师,手法独到,手速极快,几乎让人找不出破绽。

这个隔空取物真厉害……哇居然还能这么玩?火是怎么点起来的?白磷吗?但好像很难做到啊……天天一边推理一边惊叹,顺便还随时关注着时间,忙得不得了。

“李和龟田已经在现场了,二十二点半时魔术表演也会进入尾声,在此之前,不用太过忧心。”

“诶?”天天眨眨眼,望向身边看似一直盯着舞台的人。日向宁次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察觉到她的目光,低声道:“先看魔术。”

那必须没问题啊。天天内心十分赞同,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她从前对魔术没啥爱好,这一次却觉得挺有意思,尤其是她没看破的那部分手法,恨不得有个快退键再看一遍。

“啪啪啪!!”在这种情况下,时间流逝得相当快。又一个魔术结束,天天赞叹鼓掌。在女性观众们花痴的尖叫声中,鬼月微微一笑,摘下礼帽冲大家优雅行了个绅士礼。

“下一个魔术,叫做「地狱的傀儡师」。”他勾起唇角,目光若有似无地在天天身上停滞了一瞬,又在舞台灯光中敛下,“敬请期待。”

闻言,天天收了笑容,与日向宁次对视一眼,坐得更直了些。

总算是到重点了。

舞台帷幕拉开,白色的灯光如日光般洒下,全数汇聚于一人身上。

鬼月缓缓抬眸,眸子在耀眼光华下泛着淡淡的琥珀色,他的神情平静无比,指尖微扬,一个琉璃吊坠瓶从手腕上垂下,轻轻晃了晃,落下细碎的金砂。

“欢迎来到……地狱。”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有些模糊,唯有那灯光下的一粒粒从瓶口倾泻而下的细沙清晰得可怕。周围的灯光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火红火红,就像不灭的地狱之火,灼得人无端心慌,甚至产生了些许汗意。天天的脑袋不甚清明,正准备摇头,恍惚间突然感到胳膊被人拍了一下,她怔愣一瞬,扭头看去,日向宁次望着台中央,眉心紧蹙。

看来有问题……莫非这个魔术会让人进入恍恍惚惚的状态?不过她和宁次好像都没什么大问题的样子。天天将疑问压下,回拍他一下示意没事,将注意力移到了观众席,却在下一霎那陡然一惊——

一位第一排vip区的男子,那位之前与人起了冲突的织田部长正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眼神似乎并无焦距,找东西一般扫了一圈,随即脑袋在看着台上的时候不转了。他费力地爬上了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了舞台上剑架上的剑,以一种极为不正常的缓慢步速走下来,想也不想地抬手捅入了着了魔般一动不动的北野经理的胸膛。

在众人如梦初醒的尖叫和倏然喷出的血液中,天天霍然起身:“这是——”

“催眠。”日向宁次拧眉。

犯了伤人之罪的织田部长此时倒像苏醒了,不知所措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北野经理,满眼尽是恐惧。

“救人啊。”天天心急如焚地准备冲过去,却被日向宁次拦住。

天天难以置信,却见沉默已久的鬼月款款走下台,随手一挥变出一件黑色的斗篷,覆在了伤者身上。

“想救他吗?”他侧过头问犹在震惊中的织田部长。

天天咬牙。

他的眼中不带丝毫的悲悯或焦急,只有高深莫测的笑意。

令她不寒而栗。

“救。”他急忙不迭点头。

鬼月对他的答案毫不意外,将剩下的金砂均匀地洒在了斗篷上,轻轻打了个响指。

白雾散开,斗篷扬起,地上,空无一人,只余血迹。

一片哗然中,不幸被捅的北野经理,在下一秒凭空出现在了舞台中央,衣着整洁,笑容满面。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各种嘈杂纷乱的窃窃私语。鬼月也不恼,尤自回后台准备下一个魔术,让助手上来活跃气氛,顺便给大家一些回神的时间。天天坐回原位,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捅人的时候,织田部长的眼神木讷得不似常人,看起来不像有自己的意识,北野经理也一样。难道真的是催眠?

“催眠操控别人去杀人然后再看无意识动手以后会不会拯救吗……”日向宁次低声道,“这是「地狱的傀儡师」的真意?”

天天闻言回过神:“你早看出来他没死?”不然也不会拦着她。

日向宁次颔首。其实这魔术不难,但是当时的氛围,的确很容易给人以心理暗示。

“买通两个人做场戏是可能的。之后的那个是空间魔术。”天天见日向宁次神情不对,拽了拽他的袖子,“有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这两位之前在宴会上有纠纷。”日向宁次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鬼月的魔术是唤起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潜意识里的杀意,并且帮助他付诸实践?”天天做出这个结论,毛骨悚然。

“……和那个网站,异曲同工。”日向宁次说。

此时是二十二点二十八分,离预告时间还有两分钟。

Chapter2 END

魔术实在是不会写,希望不要太出戏~
马上要开始办案子啦~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