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宁天】男女有别

烤肉和流水混账:

  “我们当然明白男女有别啊!”




  在不知道第几次被小一级的同伴们质疑之后,天天终于忍不住了向宁次吐苦水了。




  “所以‘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第三班’这种说法究竟是怎么来的啊!”想到自己最近听到的传言,她恨恨地咬了一口三色团子。




  不过是出了趟普通的任务,回来以后各路传言满天飞,也难怪天天会这么抓狂。宁次深知此时任何劝说都没办法使自己的队友消气,所以只是默默听着,顺便在她停顿的时候不动声色地递过早就倒好的水。




  “宁次你也说说看嘛。”




  “唔,我大概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说。”宁次接过天天递过来的杯子,见里面的水已经空了,知道她刚刚吃丸子吃得太快了,于是又续上了一杯,搁在一旁。




  “还能为什么,无非是闲的呗。”




  天天很清楚,这个“闲”并不是气话而是事实。




  先不说前段时间砂隐村的手鞠来访木叶,天天亲耳听到出云子铁两位前辈从婚嫁彩礼讨论到奈良家祖传惧内。再往前数一些日子,常年在外的宇智波佐助回村不到两天又匆匆离村,她就觉得是对方是村子里大家过于夸张的关注吓跑的。




  从宇智波佐助的回村到奈良鹿丸和砂瀑手鞠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再到佐井和山中井野的眉来眼去,村民的谈资换了一拨又一拨。而如今,既然大家开始关注相对最风平浪静的第三班了,那只能说明一件事。




  大家最近真的闲透了。




  天天语气中的无奈太过明显,宁次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说他们班的人没有性别概念,这一点他也是不认的。




  虽然日向宁次虽不像奈良鹿丸那样对男女之别有着天生而敏感的认识,但他“开窍”的时间也绝对比大部分人料想的要早上许多。




  那是他们刚成为下忍不久的时候。




  哪怕在忍者学校时,天天的体术已经是同期女忍中最为出色的,但随着从学校毕业,修行强度的大幅度增大,她还是表现出了相较于两个同伴的乏力。




  眼见着一轮训练完李接着下一轮宁次原地休息而天天已经趴在地上翻白眼的场景,凯开始由衷地担心起自己这个女弟子来。




  几番思考下来,他决定教天天一些其他的东西。




  也就是传说中的开小灶。




  宁次对这种事情本没什么兴趣,但在李要求加入却被拒绝后,他突然对凯和天天的秘密训练产生了一丝好奇。




  不同于李追着凯死缠烂打,日向宁次做事有自己的方式。




  于是他直接找上了天天:“来切磋吧。”




  虽然宁次没有拒绝过李的挑战,但他也同样从来没有主动和队友切磋过。考虑到对方出身大家族,天天倒也能理解。




  如今日向宁次却忽然找上自己,她思来想去,只剩下了一种可能了。




  宁次不知道天天为什么会露出犹豫的神色,但这不是他那向来干脆果敢的队友的性格,于是他更加好奇了。




  他心生好奇,但表面上却依旧不露声色,甚至还轻轻皱了皱眉:“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天天有些怪异地看向他:“你真的想和我......嗯......切磋吗?”




  虽然有些尴尬,但凯老师教了理论以后她的确需要有个人来陪练,而且那个人如果是这位队友的话,那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她觉得难以开口,却又不愿意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犹豫再三,她还是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自从天天在近战上略露疲态后,她就一直在有意识地提升自己对忍具的操纵能力,细算下来,宁次已经有三两天没有和天天切磋过了。




  宁次是近战的好手,只是几招下来,他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一招一式乍看下来和之前并没有区别,但细细感受下来,发力方式却有了很大的改变。




  与其说是她的力量有所增强,倒不如说,她一直在借力。




  好一个借力打力,他在心中暗暗称赞了一声。




  只是,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才对。




  他没多犹豫,加快了出拳的速度。眼看天天快要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了,却依旧没有什么动作。




  “啊,我亲爱的弟子们啊!




  ……




  凯?他不是和李特训去了吗?




  宁次抬手格挡住天天的攻击,发现她也有点圈懵。




  “你们竟然在切磋,真是让人感动啊!”




  ……你能先闭嘴吗?




  “天天啊,这个时候应该用那招才对啊!”




  凯话音刚落,宁次就抓住了天天的脖子。




  近身格斗中,抓住了敌人的脖子就可以比较好地控制住对方,这是常识。却没想到,天天并没有如他预判的那样闪避,而是左脚上前了一步。




  然后,她整个人顺着顺时针方向转身,右手手臂大幅度上抬,借着转身的惯性挣脱了宁次的手。在摆脱了日向宁次的控制后,她的右手快速回摆,调头就往宁次的脖颈上劈去。




  在被制之后迅速拖控然后反击,为了避开这一轮攻击,他只能下腰后仰。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这一仰就意味着敌人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但对于日向宁次而言,这却不是什么麻烦事。




  对宁次后仰躲开她的攻击这一点,天天并没有感到意外。她原地蹬跳,左右腿前后交换,右腿狠狠地撞向了他的下半身。




  凯忍不住喝了声好。




  这声好既是称赞天天把自己教的那套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是在夸奖宁次近乎本能的直觉。




  宁次保持着与天天两米远的距离,重心微微向下。直到天天彻底站直了,他才放弃了防卫的姿势,眼角的经络一点点消了下去。




  按理说,他在躲过天天那一招膝顶后是能够反击的,但他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对于他而言,这次已经是很失败了。




  日向宁次转过头,意味不明地看向凯:“这就是你这几天让她练的东西?”




  凯完全没有听出宁次语气中的咬牙切齿,将宁次的质问全然当做了赞美。他咧嘴一笑,大白牙闪闪发亮:“不错,这就是我专门为天天设计的女忍防身术。”




  然后,他又看向了天天。小姑娘脸有些红,看样子是训练了很久啊。




  “宁次,天天啊,你们能在我不在的时候也那么认真地修行,为师真的是很感动啊。”一边说着,凯一边冲着两人竖起了大拇指,李则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眼中燃起了熊熊斗志。




  “不过呢,天天,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呢,你还是要全力以赴才行。”




  “比如刚才你那个膝顶,就应该更加用力一些才对。”他一边说着,一边示范了一遍。




  明明知道顶胯是为了让力量更好地发挥出来,宁次和天天还是觉得,眼前的场面略有些尴尬。




  不止是尴尬,一个三大五粗的老爷们做出这样的动作,已经可以说是不忍直视了。




  “这套防身术专门针对男性忍者的,要想在力量悬殊差距较大的时候制胜,就必须要直击要害才行。”




  “膝顶一定要又准又狠才行。”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要害部位受到攻击更痛苦的了。”




  “没有什么敌人是一次膝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




  天天听着“要害”一次不断地从凯嘴里蹦出来,觉得自己已经快麻木了。




  她悄悄瞥了眼日向宁次,见对方依旧是一脸漠然,于是努力地控制了下自己的表情。




  唔,果然还是做不到。




  等等,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日向宁次的耳朵是不是有点红?




  他是不是,也觉得很尴尬啊?




  天天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却结果没想到日向宁次正好也看了她一眼。两个人眼神撞到一起,又迅速地移了开。




  太尴尬了。




  这边天天和宁次尴尬着,那边李却听得聚精会神,还时不时发出哦哦呀呀的感叹。




  “那么凯老师,击中敌人要害抠了眼珠子打了脖颈了以后接着该做什么呢?”




  凯意味深长地看了李一眼,然后悠悠一叹:“李啊,这样一套攻击下来,你还想要再做什么呢?”




  天天哀嚎了一声,无力地捂住了脸:“你要还想做什么,那估计得是鞭尸了。”




  能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吗?真的很尴尬啊......




  那是日向宁次和天天正式成为忍者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男女有别。




  得益于某对热血天然呆的师徒,在之后相当漫长的时间内,宁次和天天还经历了相当多的尴尬的亦或是丢脸的事。但那一次被要害支配的恐惧,他们却记得格外清楚。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天天忽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都要和这位看上去很冷漠但是却是除自己外唯一一个正常人相依为命了。




  “宁次也想起那时候的事了吗?”




  宁次轻轻地点了点头。




  宁次见天天马上忘记了刚刚在抱怨的事,转而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不由得心生感慨。




  她早已不是那个会为了这样微不足道的事而脸红的小姑娘了,却依旧会轻易地忘掉不愉快的事,并为他认为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开心许久。




  只不过......她轻易地忽视了刚刚困扰着自己的事,他可没有。




  “还要喝水吗?”




  “要的!”




  他把杯子递过去,然后站起身:“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我去问问到底这说法是哪里传出来的好了。”




  “啊?那我们等会还一起吃饭吗?”




  “嗯,去问问花不了多少时间。”




  “那老时间老地方见?”




  “嗯。”




  等等,哪里有些不对。




  宁次不是最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传闻的吗?




  连宁次也太闲了吗。




  于是前一秒还在缅怀过去的天天望着宁次离开的方向,开始担忧起了村子的未来。




  “所以说,你就为了这点小事把我叫出来?。”奈良鹿丸顶着眼底一片乌青,不可置信地看着日向宁次。




  后者倒是对于把加班到近乎呕吐的友人拖出来这件事毫无愧疚:“关注村中群众的日常生活和精神风貌也是奈良参谋长的责任之一。”




  更何况,鹿丸之前也没少拿他当免费打手,他为什么要对这种压榨起劳动力来毫无手软的人感到愧疚?




  鹿丸:“......”




  “我是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他顿了顿,略带嫌弃地看向一脸道貌岸然的日向宁次:“不过究竟谁那么没眼力见会传这种话?”




  战争过去了那么久,就连他们第十班都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只有日向宁次和天天还一直保持着搭档的身份一起修炼一起执行任务。或许是他们过于低调,又或许是大家都对此习以为常,总而言之,爱八卦的村民都没有发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频率远比村中任何一对小情侣都要高。




  真的只是因为队友之间默契无间吗?




  至于为什么他会发现这一点......




  关注村中群众的日常生活和精神风貌是他的责任之一嘛。




  才不是因为最近村中太闲呢。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