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短】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壹一一一一:

昨天梦到了宁次......


然后就放出很久之前的存稿......


非常短


—— —— ——


  数着日子那一天似乎又快到了。天天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将头枕在透明桌子上,一面望向门口。今天又是零顾客的一天。她暗自计量。


  距忍界大战结束已过去十年之久,这十年来忍界各村一直相安无事,免去了不少无谓的战争。作为一名居民天天对此很是满意,只是作为一个忍具售卖商她总是深感抑郁。


  每一天每一天周而复始,过去渴望平静祥和的天天到现在却怀念起原来充实甚至是刺激的生活,起码不会给她一丁点空闲时间去考虑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是的,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


  她想起不久前竟也她们拉着天天一起去看电影,美名曰“难得享受下没有家庭繁复的女子生活”结果倒是小樱井野她们看电影哭的稀里哗啦,小樱一面抹眼泪一面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正一口一口吃爆米花的天天,


  “天天你不哭吗?”小樱啜泣着问道,“这么感动……”


   她嚼着爆米花,心里想说“没啊”但又觉得未免太不给对方面子,只得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嗯……”那声轻轻的回应似乎又会让她想起了谁。小樱一怔,大概从她的面无表情中窥见了她这些年的秘密,侧过脸便没再提。


  侧过头的那一瞬间天天听见小樱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她知道这意味什么,不过也仅是意味些什么了。


  天天止住回忆,望着依旧空荡荡的店内摇了摇头,慢慢起身预备关掉店子回家。就在她关上门上锁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了某个依旧元气过头的男人的声音,


  “天天!”又是李洛克。她在转身回望那一霎那明白或者说是猜测到了他的来意。毕竟那一天快到了。


   请不要说出来。


   她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轻轻的小小的一如他的风轻云淡。她不愿再想起,或是面对这个现实。


   “话说回来,天天你还不肯去吗?”对方在经历这么多年的世事后终于知道询问她时语气要变得小心翼翼,带着些许试探和关切。


   “不肯…去哪里?”她情愿装傻,一边上锁一边露出就连自己都觉得勉强的笑容。


   什么二十七岁什么十年光阴,大概才是梦一场吧。


  对方担忧地瞧了她一眼,又是说道,“别这样天天,明天是新的一天。”


  天天顺着这条街望去,彼时已近黄昏,各个店铺纷纷关门歇业,不远处拉面摊橘红色灯笼早已悄然点起映着暗红色的布窗摇摇曳曳。


  “你回去吧,她还在等你。”天天听见她这么说道,而小李站定看了她好一会儿发现她不为所动,便丧气地挠挠头,


  “那好,我先走了。”他的影子在地上被拉的很长很长,天天站在原地盯着那拉面摊看了好一会才感到眼睛涩涩的,抬手揉了揉有些困乏的双眼,朝家走去。


  


 


 


   她曾经和小李和他一起光顾过某个拉面摊,那时他们刚刚出任务回来,回到忍村早就筋疲力尽甚至连站的力气就快没有。她记得,已是上忍的他一手扶着天天一边支撑着自己同样疲惫的身躯,在瞧见不远处明明灭灭的橘红色灯火时天天看见他少见的一闪而过的欣喜神色。


  流光溢彩。天天后来只能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


  进入拉面摊后入座,老板随即端来三碗热气腾腾的拉面。绿色的葱花漂浮在汤面上,香气让人怎么都闻不够。天天贪婪地嗅了嗅,再瞅了瞅点缀其旁的几块牛肉片,提起筷子却听见小李狼吞虎咽的“哗啦啦”声。天天忍俊不禁之际耳畔传来他过分温柔好听的声音,


  “小心别烫到了。”


   她只是不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还是对小李。


   天天抽了抽鼻子反复告诉自己不用再想了,毕竟早已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谁知,随着那一天的临近,天天走这条路所用的时间越拖越长,迈出的步子也是愈加艰辛。


   仿若那是把钥匙,轻轻松松打开了记忆的匣子,提醒她究竟什么才是现实。


  


 


 


   长椅上仿佛还有那个夏天他吃过的冰欺凌的甜腻,在夕阳下深棕色的长椅散发出新打上蜡的光泽。不远处河流粼粼光芒让她感觉有些刺眼,但就是移不开视线。


   因为河畔绿草茵茵,夏夜的风带着炎热的暑气拂开她额角的碎发,一如他曾经温热的均匀的呼吸。他曾躺在草地上目光投向蔚蓝的天空,时不时掠过的苍青色飞鸟在他白净的脸上投下小片阴影。


   自他和鸣人一战后天天有意识无意识地察觉到原来孤傲的宁次变得有些平和,虽然举手投足间仍带着公子哥的疏远,但她觉得宁次在慢慢融和。然后,她也就开始明白,宁次到底想要什么。


   可惜她总是晚人一步。


   如果说,她能够尽早发觉自由对宁次的意义,那么结局是否就会有所不同?


   在小李阖上他那双承担了荣耀和负担的眼时天天明白,这个命运或许早在宁次和鸣人的那一战中注定了。


   那又怎样?天天她早就知道,命题是无效的,假设是没有意义的。


   长长的露天仍然要她一个人走,这样她才能回家。路旁小孩子在嬉戏玩耍,奔跑追逐,那些日子恍如隔世。和她一代的姑娘们纷纷结婚生子,只是她依旧一个人。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活在了她的十七岁。


   时间不知在何时悄悄凝固,她隔着玻璃朝过去的时光眺望,只要冲破了这块玻璃,大概她就可以走回已经消逝的过去。


  她也终于想起,原来小李那一句话,在不久前那部电影里出现过。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是吗?


  于她而言,明天不过又是没有日向宁次的一天。


                                                                            END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