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结婚倒计时

鹿鞠好吃(´ε` )♡

烤肉和流水混账:

#私设成山,主要有宁次未死以及宁天在众小强中最早扯证。


#鹿鞠主场,宁天也有,还有一句话带过的sai井


#天鞠有,宁鹿也有


#ooc有
——————正文分割线——————


       #1


        第四次忍界大战后的第六年,五大国之间已建立起了相当密切的联系,其中风火两国的关系尤为密切。早在七八年前,两国的忍村之间就修建了道路,就在去年,两国还协力修整了这条象征两国友谊的路。而现在,在离木叶不远的路上,有一辆四轮车稳稳当当地向着木叶驶去。


        车里坐着一个身着华服的金发女子,她眼睛合着,似乎是睡着的,可实际上,她不仅昨天整晚没睡,现在也不过是在闭目养神罢了。


        车门被轻轻拉开,她猛地睁眼,右手准确地搭上了倚靠在一旁的三星扇。只是在下一秒,看清来人之后,她眼中的警惕又消失得干干净净。


        “真不愧是砂瀑的手鞠姬,无论在什么时候警惕性都是一流呀!”说话的人一朵正红色的花伸到她面前,“给!路边顺的。”


        “你这样到处撩妹你家那位知道吗,”手鞠接过花,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坐进来陪我聊聊天吧,反正你不是说这车不用控制方向么。”


        “得嘞!”那人麻溜地侧翻进来坐下,本来想捏捏手鞠的脸,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么紧张可不像你啊,那个冷着脸训斥人的手鞠姬到哪里去了?不要被这点小事影响了丢了你砂瀑女神的脸啊,”她顿了顿,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自己的热血队友经常提到的词,“平常心啊平常心!”


        你结婚不紧张吗混蛋!手鞠下意识地想爆粗口,却在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想到,面前这个丸子头结婚的时候,确实没怎么紧张过。


        不对,这货正式的婚礼都没有哪来的紧张啊!


        


        #2


        要叫天天评价啊,砂隐村的规矩啊,真是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女方的亲属必须在男方这边等是怎么一回事?一般不是女方亲属送女方到男方家的吗???!!!


        男方出人迎娶新娘也可以理解,可为什么男方这边出的必须是同辈已婚妇女啊???这都是些什么鬼???


        天天深深地记得,现任风影大人在对着厚厚的法典照读的时候,眼睛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又一下。准新郎的发小山中井野在闺蜜春野樱的拼死阻拦下没有才没有拉着佐井去领证。


        所以最后只好让木叶同辈中唯一一位结婚了的女性作为伴娘兼护卫,而本该担任护花使者的两位砂隐村高层窝窝囊囊地蹲在木叶门口等新娘到来。


        不过,在看到新娘子的一瞬间,天天就什么怨言都没有了。


        她可是比新郎还早看到美美的新娘了呀!


        还是美美的心神不定的新娘呀!


        要不是怕被灭口,天天的痴汉笑早就弥漫了整张脸。


        


        #3


        毕竟是结婚这种大事,就算是手鞠,也不能维持平日的冷静。


        战后她就一直在忍者联盟中忙碌,本就能力高强的她在联盟中更是得到了不小的历练。哪怕是奈良鹿丸的求婚,也没让她出现类似于红了眼眶眼中带泪这样少女的表现。


        但从辩证的角度说,理性也有理性的不好。


        哪怕是我爱罗一遍又一遍地和她说这是她自己的婚礼,她开心就好。手鞠还是把该操心的不该操心的都在脑内排演了一遍又一遍。


        这是两国联姻,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差错。


        天天看着手鞠,不禁感叹鹿丸对手鞠了解之深。


        “呐,手鞠,”


        “干嘛?”


        “鹿丸让我转告你,”天天满意地看到手鞠猛地抬起眸,这才继续说道,“不要多想,一切有他。”


        奈良鹿丸这个名字在联盟中可是响当当的。哪怕立志要在将来全力辅佐鸣人,但他在联盟中打响名号,也确实要归功于他的懒而不是他那聪明的脑袋。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懒归懒,只要承诺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而对这点了解的最透彻的,是手鞠。


        哪怕只是奈良鹿丸托别人转达的一句话,也让手鞠的心真的安定了大半下来。


        手鞠自己也许都没有发现,她心烦意乱的原因,大概不是婚礼在即自己不放心,而是少了鹿丸的一句保证。


        “我果然还是不如他冷静啊......”


        “并没有哦。”


        “??”


        “鹿丸昨天找宁次下了一下午的将棋,没一把赢的。”


        ......


        #4


        手鞠听着车外乒乒乓乓的声音,只觉得一个井号爬上了额头。


        “风火两国的通道都有人抢劫了?你们胆子倒是不小。”


        车外天天的声音一阵一阵地飘进来,传到她的耳朵里。


        真的是和平日子过久了,这些流浪忍者竟然重操旧业,干起了抢劫的勾搭。


        联盟的人干什么吃的!手鞠一只拳头握起。她不过半个月没在联盟,管制就松懈成了这个样子?


        不,不是联盟监管不到位。这些流浪忍者的问题积存已久,原先大家没个满意的方案,也就一直拖着。现在看来,是时候把这件事提上议程了。


        只不过,眼下的事情还是要先解决掉。


        老娘的婚礼也敢拦,真当砂瀑手鞠的名声叫着好玩的吗?


        她这几天本来就不太爽快,没想到自己的婚礼还碰上捣乱的,一股无名火“蹭”地蹿上了她的心头。


        这可是你们找上来的......


        #5


        这些流浪忍者心里也是苦。


        情报上说的就两个人,他们就大胆地上了,可没想到,只是出来了一个女的就挡住了所有人的攻击。


        大国的忍者都这么有钱吗?苦无当白菜用的吗?起爆符那么贵,眼前这个女的怎么用起爆符跟用草稿纸一样的?


        要不是对手没有杀意,自己这边估计已经死上一半了吧。


        正当为首的流浪忍者萌生退意时,突然听到了一声冷哼。


        车子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身着华服,金发碧眼的女人。那女人扶着一把巨大的扇子,扇子微开,露出一个紫色的圆斑。扇子上面,还站着一只白鼬,那白鼬独眼中透着一股浓浓的不屑,不论是站姿还是表情都和主人如出一辙。


        “天天,趴下!”


         天天条件反射性地向后仰去,紧接着,她就看到极为熟悉的风暴就在上方肆虐,还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穿梭其中。


         通灵术·斩斩舞!


         等风波平息下来,在场的只剩下了手鞠和天天两人。天天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一只手指哆哆嗦嗦指向手鞠。


        “放心,只是把他们扇回老家了,没取他们的命。”这样吉利的日子,她才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放什么心啊!你自己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


        手鞠依言转过头,原来车子的地方连片叶子都没剩。


        在天天“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你为什么要出手啊喂现在我们怎么回木叶啊我要被奈良鹿丸扔去喂赤丸了啊啊啊啊”的惨叫声中,善用风遁的女忍者这才迷迷糊糊地想起来,自己的斩斩舞,貌似是全地图无范围攻击来着?


        #6


        一扇子扇出了自己所有的恶气,准新娘现在神色明媚,终于有了几分待嫁的样子。


        相比之下,边上那个伴娘倒是一脸菜色。


        出气出够了,也该收拾烂摊子了。


        “万能的天天,......”


        “不好意思,万能的天天没有车子。”包子娘面无表情地打断了讪笑的某人。


        那可怎么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是同样以脑力见长的手鞠一时也想不出办法。


        难道真要跑回木叶?绝对不可以!!!


        天天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突然露出了贼兮兮的笑。


        “手鞠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交手?就是你把我胖揍了一顿那次。”


        “......”


        天天示意手鞠凑过去,叽叽咕咕了半天,两个人同时露出了蜜汁微笑。


        #7


        木叶村正门口围了一帮人,一个背着傀儡的花脸不停地踱步,烦躁两个字几乎要溢了出来。


        “勘九郎你能不能不要转了看得我眼睛都痛了我说!”


        “我心烦啊,这个点应该到了的,不会是路上出什么事了吧。”


        我爱罗忍不可忍地冲着自家傻哥哥喊了声闭嘴,“鹿丸都不急你急什么,何况手鞠和天天加起来,就算对上我,也有自保的能力了。”


        被欺压久了,勘九郎在我爱罗训斥之后习惯性地闭了嘴,偷偷瞥了眼明明比自己小,以后自己却要叫姐夫的人。


        能娶手鞠的果然要有两把刷子,处变不惊,可以。


        正这么想着,长发白眼的青年突然对着鹿丸发动了白眼,然后又捏了捏鹿丸的肩,朝着我爱罗点了点头。


        “虚的。”


        ......


        搞什么鬼啊!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一本正经地讲冷笑话啊!!马基老师我想回村了啊!!!


        “勘九郎。”


        “啊?”勘九郎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被弟弟点名。


        “现在我用沙之眼去查看一下情况,”


        我爱罗看着勘九郎,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后半句话:“所以,你可以把你那快溢出来的怨念收一收了。”


        随着我爱罗声音落下,一声爆炸声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8


        漆黑的外表,一根根倒刺,尽管见过几次了,牙还是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向日向宁次投去复杂的目光。


        体积如此庞大,要支撑其飘在空中也不是件易事,很快,勘九郎和我爱罗就明白了这个铁球运动的机理。


        接连三声爆炸响,地团太冲着木叶门口的众人稳稳当当地飞了过来。


        等等,那坨东西上似乎有一个人??


        似乎有人喊了一声“宁次”,然后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原来挡住视线的硕大的铁球凭空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日向宁次。


        两秒后,日向宁次重新出现,怀里多了个穿着旗袍的包子娘。天天笑嘻嘻地搂着宁次的脖子,宁次却蹙了蹙眉。


        “又乱来。”


        “路上出了点小意外,代步工具毁了,就只好这样了。”


        “我是说,你穿成这样也敢在半空中就收起地团太?”我的老婆啊,您老人家穿的可是旗袍!旗袍!!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一定会接住我的。”


        宁次无言以对,天天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对了,新娘呢?”


        “在那里。”


        鹿丸的声音飘飘忽忽的响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场最熟悉他的宁次和丁次觉得,此时的鹿丸有几分恍惚。


        #9


        三星扇大开,在半空中悠悠飞来。


        扇面上,手鞠单膝撑地,嘴角挂着一丝懒懒的笑。之前被她嫌弃太复杂的衣服在空中裙摆飘飘,看呆了一票儿木叶吃瓜,哦不,迎亲群众。


        鹿丸用手挡住炽热的阳光,习惯性地眯了眯眼。


        这才是他那美丽而又强大的妻子应有的样子。


        “当年手鞠就是以这样的出场方式打败我的呀......”天天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回忆。


        如同天天一样,手鞠也是直接在半空中收起了扇子,但不同的是,在手鞠失去支撑点的那一刻,我爱罗的沙子已经到达了她的脚下,代替了原来的三星扇。


        他们三姐弟相互扶持多年,本就是心意相通的。


        金色的沙子在木叶门口形成了阶梯,勘九郎和我爱罗同时来到手鞠面前。我爱罗将风影的帽子扣在手鞠头上,帽檐垂下来的纱正好挡住了她的脸。


        “按规矩现在新娘还是不能露面的,但是没关系,我和勘九郎会扶着你。”


        “风影的帽子......”


        “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姐姐。”


        她看不见路,任由两个弟弟牵着一步一步走向木叶。


        大概是沙子迷了眼,她眼睛有些红。不过还好,现在大家看不见她的脸。


        最后的酒宴上,天天带头起哄。鹿丸嘟囔了一声麻烦,随即潇洒地摘下风影帽递给一旁的我爱罗,然后毫不犹豫地吻上了手鞠。


        自己担心了许久的婚礼,就这么落下了帷幕......结果还是出现了一堆的意外啊......


        不过,也不错。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