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朱/慎朱】那个新来的狡啮三三(中)

夏同学:

*终于结束这一学期的课程了,补个父亲节的更新(。
*还有个(下)就写完了……今晚继续写……忘了前文的请自行手动(被pia飞


…………………………………………………………………………


【三】


下课后就直接是放学时间了。这次没有佐田老师的提醒,学生们也整齐划一地跟他说了“谢谢老师”,还纷纷跟他说再见。


狡啮颇感欣慰的同时,也不由得皱起眉头。孩子的心性就是如此,短暂友好的相处就足以使他们产生信任,很有可能犯人就是利用了这种心理才能顺利绑走那几名学生,熟人作案是最防不胜防的,如果不尽快找出犯人和失踪的学生,恐怕还会有其他学生失踪……


放学后他准备回公安局汇报情况,刚走到学校门口,就见方才上体育课的班里的男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双手拽住他的手臂:“狡、狡啮老师!快来!快来帮忙!”


狡啮神色一凛,难道学生们发现了什么?连忙跟过去看。


等到了男生说的地点才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


不知是哪来的流浪狗,正瘫在路边的一株樱花树下,奄奄一息的样子,只时不时虚弱地呜一声。三五个小学生围着它,急得团团转却束手无策。


狡啮蹲下来查看流浪狗的状况,发现是它的后腿有伤,所以才不能动。


于是他把流浪狗抱起,然后对学生们说,“它的腿伤了,老师会把它带去看医生的,等治好了就没事了。现在时间不早了,大家赶紧回家吧。”


看到有大人愿意帮忙救助小狗后,学生们虽然有点担心,但还是听从他的话结伴回家了。


只除了一个。


狡啮抱着小狗正打算找附近的宠物医院时,一只小手从旁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摆。


他顺着低头看去,只能看到对方的后脑勺,和听到细若蚊呐的请求:“……狡啮老师,我可以和你一起带小狗去看病吗?”


是那个叫常守朱的女孩子。


他应该不答应的。他对小狗的救助义务也只到送它去宠物医院找医生治疗,他还要回三系一趟看看负责校外的小组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然而他注意到了她微微颤抖的身躯,她用力捏着他衣摆的手握成拳头,好像生怕他会拒绝。


……算了,等医生包扎好小狗的腿伤然后送她回家,之后再回去应该也不晚……


所以他回答:“可以,常守同学跟我一起来吧。”


得到允许后常守朱这才抬起头,对他露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白净的脸上透着可爱的红晕,开心地跟他道谢:“谢谢狡啮老师~”明明只是举手之劳,却仿佛他做了件多了不起的事一样。


等两人从宠物医院出来,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常守朱双手抓着书包肩带,郑重地向狡啮慎也道谢:“今天真的多亏了有狡啮老师,真的非常感谢!”


“没什么,你这样正式地道谢反而是我不习惯了呢。”他望了望四周,“时间不早了,我送常守同学回家吧。”


常守朱摇摇头婉拒,态度坚决,“我可以自己回家的,不用麻烦老师。那么,我先告辞了,明天见~”


刚迈出一步,肩膀上传来阻力,一只手勾住了她的书包肩带,她疑惑地回头,看到他冲她露齿一笑,“老师一点都不觉得麻烦,所以,常守同学的家在哪个方向?”


她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很认真地反问:“为什么狡啮老师坚持要送我回家呢?”


突然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头顶,忍不住气鼓鼓地争辩:“虽然我现在有点矮,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等到秋天我就是国中生了,个子也会长高的!”


“和身高倒没什么关系……”到底是没忍住,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发质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不过想长个子的话,一定要多喝牛奶,还有坚持运动,比如跳绳什么的……”他努力地在脑里挖掘长高的经验。


可是她好像更生气了,再次重申,“我以后一定会长高的!”所以不要再强调她的身高了嘛!


“就算老师不说我也能猜到的,波仔不是因为家里有事才不来学校的吧?”


“……”


“最近学校的老师都有点怪怪的,”她盯着自己的校服裙摆,“每天放学都会叮嘱早点回家、不要到处乱逛……以前从没有这样的。”


“……”


“而且,我昨天上学前和放学后都特地经过了波仔他家,波仔根本不在家。”她语气沉静,仰首望着他,说出自己的推断,“狡啮老师,波仔是失踪了吧……”


没想到小学生还有这么多心思,狡啮只好承认:“……是的……不过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找他的。”还有其他几个失踪的学生。


“狡啮老师是警察吗?”


“嗯。”


“如果需要我帮忙,请一定告诉我。”


“……嗯。”


怕他只是随口敷衍,她连忙伸出右手小指,“一言为定哦。”


她眼中的期待太盛,是真心想要帮忙的,如果拒绝了一定会很沮丧吧,加上公安局向校方承诺过会保证学生安全,他有信心三系不会出问题,故伸出小指勾住她轻轻摇了摇,“一言为定。”


这之后他送她回家,差点被她爸爸当作是骗走宝贝女儿初恋的坏高中生,原来老师送学生回家一般是不会手牵手的,尤其对方已经是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了,可他却一路牵着到了她家门口……


知道原委后的狡啮困窘地抬手捂住了脸。


…………………………………………………………………


【四】


与此同时,负责校外调查的三系其他人通过对失踪学生失踪前最后被街头监视器拍到的录像和失踪地点反复侦查,终于在一个离某个学生失踪地点三百米处的绿化带里发现了残留乙醚的毛巾。


由于对市面上的药品进行了严格监管,没有经过申请的人禁止购买危险化学品,所以在近期买过乙醚的人里筛选嫌疑人不失为一个切入点,但也不排除嫌疑人是直接制作了乙醚。


制作乙醚的原料是浓硫酸、无水乙醇、饱和碳酸钠溶液,而这些,一般的实验室里都有。


小学开设的理科课程里包括化学一门,为此学校设置了化学实验室,有专人负责化学品管理。


狡啮和对方打过几次照面,记得是个寡言少语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憨厚老实。有一次两人擦身而过时狡啮却捕捉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他猛地驻足回头,正对上对方毫不掩饰的探究的目光。他问:“有什么事吗?”


当时那人只是笑笑,没有回答,转身走了。


现在想来很可能是对他产生了警惕……


此前学生失踪发生的间隔都是一个星期,因为警方的介入,上一次案发与前一次间隔了十余天,如果犯人预谋再次犯案,很大可能会选择两天后,也就是离上一次案件发生后的第七天。


……必须尽快确认犯人并阻止。


这么想着,狡啮慎也作为体育老师来学校卧底的第三天晚上,他潜进了学校,带着公安局最新研发的微型分析机器人。


化学实验室的门上了锁,微型机器人沿着门板踮着仿生蜘蛛的六只脚轻盈行至门锁,几秒就把门锁开好了,不留半点被破坏过的痕迹。


他隐在门后的阴影处,一手举着支配者,一手轻轻地推开门。


实验室里没人。


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存放各种化学品的玻璃柜锁着,实验器材也都整齐地摆在每个实验桌的桌面。


可是实验室里还有没散去的浓硫酸的刺激性气味。


难道……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狗吠。


狡啮神色一变,立即冲出实验室,循声跑了过去。


这学校附近几乎没有流浪猫狗,唯一一只流浪狗他昨天刚从宠物医院带回来,交给了以常守朱为首的几个学生。狗的警觉性很高,这样急促的叫声,通常只可能是在感受到了危险的时候……


见终于叫来了认识的人,小狗停止了狂吠,咬住他的裤脚使劲往一个方向拉扯。


那边有一个堆放体育器材的仓库。


狡啮跑到仓库门前,发现门被锁住了。他低头看着脚边的小狗,“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里面有人?”


小狗摇了摇尾巴,汪了一声。


“是坏人?”


小狗的回应依旧是汪了一声。


……好吧,跨物种沟通还是太难了,或许该建议局里研发一下可以翻译动物语言的机器。


至于仓库……宁可信其有,说不定救人一命就在这一步了。


他跑过来太急,忘了回收微型机器人,支配者没有合适的模式,所以得另想办法进去。他上体育课时留意了一下仓库内部,记得后面是有个气窗的,于是绕到了仓库后方。


气窗在离地面约三米高的地方,墙面光滑没有其他可以攀援的东西。他目测了一下气窗的大小,要爬进去应该没问题,接着后退了十来步,松了松关节,把支配者往嘴里一叼,一个助跑加速,三两步蹬上了墙,右手有力地攀着窗沿,左手迅速拿着支配者对气窗用力猛击了几下,砸出一个缺口,把手伸进去扭开窗,然后钻了进去。


仓库内气窗正下方的是装满了篮球的大铁筐,加上并不算很高,所以也算是安然落地了。


被用来砸窗的支配者发出了滋滋的电流声以抗议他的残忍对待,只有认证的人才能看到的显示画面也是一片飘红……回去估计会被其他人笑死吧,他无奈地以手为梳爬了爬乱发,把支配者塞回上衣口袋。


仓库里似乎没人。


谨慎起见,他没有打开仓库的灯,所幸借着气窗透进的月色也能差不多看清楚。


仓库的内部结构很简单。气窗与仓库的门相对,气窗下是几个装着篮球和排球的大筐子,仓库正中间是一个摞起来和他差不多高的跳箱,跳箱上盖着厚厚的防尘布。


可以藏人的地方只有一个。


一节跳箱的长度是155cm,宽是40cm。藏一个成年人是不太可能,但如果是一个小学生……如果是一个身高只有140cm左右的小学生呢……


他蓦然心悸,上前一把揭开防尘布,一节一节挪开跳箱,直至最底下的一节,他挪开跳箱,果不其然看到了仰躺着、昏迷不醒的小人儿。


—TBC—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