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宁次生贺

木易子:

还是码了一篇宁天小清新


其实这篇本来更复杂一点,是我非写不可的东西


为了宁次生日匆匆赶出来,自己非常不满意


因为7.3当天在青海湖边观景,无暇发文,所以早一点发


之后的十天应该都无法发文了,先行告假


回来之后再开鹿宁车,我保证!


》》》


“恭喜天天成为上忍!”


小樱拿着酒杯胡乱地晃,天天按着还没有正式开宴就已经喝得半醉的人。


井野不紧不慢地收拾唇线,“这家伙至于这样吗?”


“随她去吧,昨天佐助又出村了。”天天压着声和井野说话。


井野了然的点头,天天的目光已然飘走。




那个惯于一身白衣的少年,还是一身白,真是好看,百看不厌的好看。


天天庆幸的偷喜,自己赌赢了一把:


今日的宴会,只有他和她穿着白衫。




天天是个迟钝的家伙,在宁次和她组成小队之前,她几乎没有仔细打量过他。


宁次是班级里甚至是同届中成绩都是顶好顶好的人,天天对他的了解只限于“拥有血继的日向家天才”。


天天不是没听过周围少女们狂热的念叨着“宁次”这个名字,俊秀的面貌、清冷的气质,加上优越的家世背景。


正处于春心萌动时期的少女们,哪个没有点恋爱幻想,而距离她们最近的最为优秀俊朗的少年,成为了幻想的最佳对象。




可天天没空搭理这些事,她天天都忙着去修行。


她没有双亲也没有天赋,只有修行是生活的一切。




当她知道她的队友是日向宁次还有洛克李,说不惊讶都是唬人的。


她严重怀疑安排队伍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日向宁次是个一等一的天才,洛克李是个毫无忍术天赋的家伙。而她只是个体术成绩相对出色的普通忍者。


这个组队形式完全不符合组队规则,尤其是在见到担当上忍之时,这样的怀疑感再次加深。




“鸣人!鸣人!不要拉着李喝酒!!!!”牙着急地大叫。


天天偏过头喊:“喂,明明是我升上上忍的庆祝聚会,鸣人和李你们那么开心干什么。”


“为天天你高兴啊。”李揽着身边正在翻动烤肉的白衣少年,“宁次你说是吧!”


宁次只是微微皱眉,“李,松手。”




虽然无法理解这样没道理的组队方式,但天天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凯修行。


出乎意料的是,这样诡异的第三班竟然强悍无敌。


不必说一向战绩傲人的宁次,李和天天都在兜兜转转下找到适合自己并适合团队的忍者类型。




天天翻着白眼:“行行行,要不我这回还当不上上忍,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第三班的人。”


井野戳着还在吐槽的天天的肩膀:“行了行了,你们第三班现在可是全员上忍。我们这几个班可还有几个只是中忍,别瞎刺激我们。”


天天笑嘻嘻地递给井野一杯酒:“敬你一杯,我这运气就过给你,下回不当上上忍就别说咱们是同期了。”




没多久,眼前的同期在樱和李的带动下,大多都喝得烂醉。


连冷静自持的宁次和懒散怕事的鹿丸都多喝了几杯,更别说本来就好热闹的牙和鸣人。




微醺的天天再也不偷偷摸摸看着宁次,借着醉意狠狠瞪着他。




在同期眼中日向宁次是个脾性冷淡的人,可和他几乎朝夕相处的李和天天来说,宁次是个再可靠不过的队友。




刚开始那一身傲气硬骨头,让天天觉得他实在太难相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合拍的队友。


况且天天逐渐成了宁次练“回天”的专业陪练,要不是天天实力强横,那群花痴的小姑娘估计要把天天翻来覆去打成残废。


后来略微收敛傲气的宁次,天天才明白当初忍者学校里那群小姑娘的春心萌动不是没有原因的。




修行中的第三班,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叫“手软”。


天天常被宁次的八卦拳打得浑身淤青,宁次偶尔也会被李的扫腿击中,李的绿色紧身衣不知道被天天的忍具划过多少道口子,也有三个人同时被凯打得落花流水。




可修行结束后,第三班又总是相互照应的。


第一个恢复的总是宁次,他会伸手拉起瘫软不动的李和不断抱怨的天天,偶尔也会搭一句:“放弃吧,天天。”




在任务中,第三班是公认的可怕。


先是因为他们的战力综合值最高、任务经历最丰富,再来就是他们任务中的样子和生活中的样子实在反差太大。


平日笑容满满的天天,手里的忍具却不长眼。


喜欢耍宝胡闹的李,拳头的力道狠得吓人。


气质温和的宁次,却是敌方眼中最可怕的杀神。




常和第三班凑对的是第十班。


虽然鹿丸是个惊人的谋士,,可十班中有两个人的忍术都只是辅助类,全体的战斗力实在难以使鹿丸的头脑发挥作用,所以第三班傲人的战斗力和第十班最佳的战斗方法成了最好的搭配。




每回搭档后,井野和丁次都叫苦不迭,鹿丸更是连声麻烦。


李和天天都只是抱歉地安抚着,宁次只是在天天的催促下,说句:“那真是对不住了。”




相对亲近的第十班都只见过温和而睿智的宁次,只有天天和李有幸被宁次温柔以待。


任务前的准备工作有宁次提醒着,不知不觉检查工作也总由宁次负责。


在任务中宁次总是冲在最前面,回天的范围早就可以护住三班所有人。


任务后总板着脸让队友和老师去医院检查,自己却先去提交任务报告。




李是个老实的直男,但天天特有的少女的敏感,被宁次的小举动触动的小鹿乱撞。


尤其是在一次训练后,天天懒懒倒下,念叨着:“啊,好想吃芝麻丸子啊。”


李趴在地上叫唤着:“天天你要去买的话,给我也带一份三色丸子吧。”


“想吃就自己去买!”天天愤愤地骂一句。


过了一会儿,一直没说话的宁次却轻轻将一个包裹放在他们中间。




天天转头看向宁次,


宁次有些不适应地快步离开:“要吃快吃!”


笨拙的李早就开始吃吃喝喝,天天被漂亮的日向宁次镇住,好半天才缓回来。




那是天天第一次仔细考虑着日向宁次对于她的意义是什么。




宁次的眼中不常流转着的温柔,在酒水的挥发下,淋漓尽致的展现。


似乎察觉到灼人的目光,宁次侧过头去。


天天假意顺顺前额发,不着痕迹地转开目光。




那双洁亮无云的眼睛,是天天珍藏在心底的白月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天开始确定这自己喜欢这个温柔的少年。


可天天和他相处越久,越会发现这个看似完美的少年的一些小缺点。




他绝对不吃南瓜和辣的食物,


他偶尔会有严重的起床气,


但他也同样讨厌不守时和不负责任,


有些变态的固执和执拗,


少爷脾气也不是完全不存在,


严重的洁癖和轻微的挑食。




即使是这样不再完美的宁次,天天觉得自己还是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那个宛若天上仙的日向宁次,是大家眼中的天才少年。


这样顽固又喜欢吐槽的日向宁次,沾了一身凡尘气,这是天天心中那个少年,一个天才的真实的样子。




在一次他俩站在火影室门口,细细讨论着任务细节。


偶然经过的卡卡西,眯着眼打趣一句:“你们俩这一身也真是很登对。”


天天有些羞赧地笑骂:“不都是一身白而已,卡卡西老师也喜欢胡说八道了吗?”


宁次没有回应,仍然专注地看着任务书。




然后天天和宁次的消息居然就在木叶传开了,连花火偶然遇见天天,都会笑着问一句:“和宁次哥哥穿得果然很般配啊。”


天天白了一眼:“这话怎么还有人信啊。”




天知道天天心里有多欢喜,她和宁次真得有那一点点像情侣吗?


可宁次从未做出过回应,天天也只是耐着性子表示这真得只是个谣言。




天天叫着:“行了行了,都回家去吧。”


三三两两地回家,连李都有志乃的虫子拖着带走。


最后只剩下宁次还倚在鹿丸的身上,两个人贴得极近,窸窸窣窣说着话。




天天叫唤了声:“宁次、鹿丸,该走了。”


鹿丸站起身拍拍衣服:“我先走了,你可得送天天回去,毕竟她还是个姑娘。”


“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天天有多强。”宁次笑着摇头。


鹿丸却也摇摇头:“她再强也是个女人,送送她也不碍你多少事。”


宁次在鹿丸的强烈要求下,还是陪着天天回家。




走在路上,反倒是宁次先说话。


“天天,恭喜你升上上忍。”说着从忍具包中摸出一把苦无,“我不知道送你什么,将就着吧。”


天天有些受宠若惊,接过苦无时,摸到刀柄上的凹凸痕迹。




借着昏暗的路灯一看,上面是个天天极为熟悉的符号:“这……这是日向的家徽?”


又仔细一看,边上是一道字,“日向……宁次?”




“总要证明一下,这是我送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天天惊得几乎要把苦无扎到宁次身上。




这样强横的要打上自己的印记,她还是第一回发现宁次的蛮横。


天天笑着说:“我知道就好。”


“怕你和普通的苦无一样用掉了。”宁次的话带上些许笑意。




天天到家后,摸着那把苦无,“所以到最后,我还是没说。”


有些懊恼又有些庆幸:“反正我和宁次还是队友,机会多得是。”




回自家路上,宁次想着,如果天天敢把这道他做了几个月的苦无用掉,那她这辈子就用来还欠他的人情债好了。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