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火影】宁次&天天

木易子:

# 一直在写鹿鞠 调和一下

# 日向宁次是爱

# 我是个麻利的发粮太太

》》》
那是个深深的夜,天天正坐在镜前打散自己的头发。
那个清冷的男人又出村去处理事情了,明明还带着一身内伤,却急匆匆地回归岗位。
真不知道日向宁次是不是不要命了。


天天连连叹气,用手顺着棕黑及肩短发,身后窗户的帘子无风自动,天天到窗边伸手关上窗子。
刚刚还被自己念叨的暗部部长出现在自家窗子底下的时候,天天确实被吓得不轻,颤颤巍巍地后退,“宁……宁次啊,找我有事吗?”
“没事。”暗部的面具被他甩在一边,坐在一旁轻轻喘气,身上还带着伤,天天这才反应过来,忙着找住在不远处的井野帮着宁次疗伤。
“太晚了,而且井野应该还被关在感知部,一点伤而已,不碍事。”宁次抬起头,若寒星的眸子直视着天天,“天天,能帮我……”


宁次有些羞于启齿,偶然遇上的几个叛忍实力不弱,宁次一场硬战打过,浑身沾满叛忍的血。
日向宁次向来是个爱干净的少爷,卷轴里有换洗的衣服倒还容易,但不巧的是肩头的伤还没好,之前都是花火帮着他洗头,现在夜都深了,自己鬼使神差来这,也只好麻烦队友帮忙。


“行!”天天爽快地应下,立即接了几盆水,宁次侧着头,由天天摩挲着沾满血污的黑亮长发。
天天恨恨地揉搓宁次的头发,感叹着:“你作为一个男人,你的脸和头发还真是好看啊……”
宁次侧目看着那个认真帮自己洗头发的少女。
是这个少女把自己从无情无欲的神台上拉进十丈红尘,与其说天天是这世间最适合自己的人,不如说天天是唯一适合自己的人。


麻利地洗完头发,天天家里从没吹风机这种东西。对于天天而言,吹头发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伺候着少爷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自己坐在椅子上拿着长毛巾,一点点绞干宁次的长发。
披着半干长发的宁次早就昏昏沉沉,半倚靠在天天的小床上,天天收好毛巾道:“宁次,你先休息吧。”
“那你呢?”理性至上的暗部部长还没有累到失去理智。
“我不太讲究,地铺睡一晚也不是什么事。”天天摆摆手,从壁橱里拖出一床棉被。
宁次皱眉,白色瞳孔看不出他的情绪。
“太麻烦了。”宁次拦下天天的动作,拦腰抱住她就蹭上了床,把天天放在床的内侧,背对着天天道“队友那么多年,也不必介意这些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天天满心一场欢喜,而真真累极的宁次早早合上眼进入梦乡。


隔日早晨,天天迷迷糊糊地醒来,身边的日向少爷仍沉沉睡着。
天天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美好,在战斗时杀人不眨眼的男子,现在竟毫无防备地睡在她身边,原本背对着自己的宁次这时正面对着自己,能看穿一切的白眼软软合上,长长的睫毛随着天天的呼吸声而颤抖,平日梳成小束的服帖黑发被睡得一团糟,随意散在她的脸上、胸口上,她捏起几撮把玩,日向宁次缓缓转醒,半张开眼,瞧见眼前少女的笑颜,语气慵懒:“别闹。”
寒星一般的眼睛张开又闭上,顺势抽走大部分的棉被,背过身去。


天天将他乱糟糟的长发拢成一团,整整衣服就要爬下床去。
“去哪。”背过身的青年淡淡发话,似乎只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天天踢着拖鞋打着瞌睡:“再晚点包子就没了。”
“回来。”暗部部长用着一贯命令的口气指使着优秀的武器忍。
天天一皱眉,猛地回头“去哪?”
“太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的宁次,拍拍自己身边已经有些发凉的床铺。
天天从身边书架上找出卷轴,捏出一个汤婆便直直丢进日向宁次的怀里。


“天天。”日向宁次接过汤婆轻轻丢在地上,语气依然了无波澜,“我最近和勘九郎学了门手艺,你想试试吗?”
“什……”下一个字被吞进肚子里,天天被拽回温暖的被窝,她瞧了眼自己腰间细细的查克拉线还有一双白皙却粗糙的大手。
搂紧了她的那双手的主人,是日向宁次,他发困地嘀咕:“闹够了就给我暖暖,昨天晚上给你盖被子都够累人。”


少女的馨香绕在他鼻尖,少男的长发落在她肩头。


天天心中怦然得厉害,在暧昧的气氛下,似乎只宁次一个人歇得安稳。


天光正好,正是个偷懒的好时节。




【FIN】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