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一)

啊啊啊啊!!

没妈孩子像块宝🥚: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黄雷OOC。大纲文。


 


 


(一)




一个Beta混在一打Alpha中的违和感有多强?——其实没多强,又不是Omega浑身带香,Beta本来就没有信息素,身体机能也比不上大部分Alpha,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凹凸特种兵部队。




这时候就不得不提到他的青梅竹马格瑞了,他和格瑞小时候就一起玩泥巴,后来格瑞的第二性别觉醒,开始出现Alpha的一些独特性征。




格瑞本来成绩就好,长得又帅,Alpha的基因也很优秀,少年少女刚刚情窦初开的时候有很多追格瑞的,都被格瑞一一拒绝了。




金是个纯正的Beta,八心八箭保证,纯得不能再纯,对Alpha信息素和Omega信息素都没半点生理反应。




他和格瑞打小就在一起玩,幼稚园小学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初升高的时候他问格瑞想报考什么学校。




格瑞看了他一眼,说想报凹凸军校。




金也不知道那时候是什么心情。格瑞如果进了凹凸军校,他和格瑞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面了,他知道进了军校之后如果顺利毕业就会分配进军队,然后终身为部队效力。




他头脑一热,在离大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开始发奋做题,每天按时锻炼,还让他妈给他严格做了卡路里和蛋白质都均衡的营养餐,三个月之后他从考场出来,感觉天特别蓝。




——金的第一志愿也是凹凸军校。




但他没有告诉格瑞。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他想等到收到确切的消息之后再给格瑞一个惊喜。然后告诉他,自己之后也可以和他在一个学校读书了。




可是他的录取通知书迟迟不来,他天天坐在玄关门口等邮差来,搞得他妈以为他魔怔了,担惊受怕金是不是最近吃的少了饿着他了。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邮差终于来了。金第一时间冲出去开门,然后收到了盖着火漆印的一封录取通知书。火漆印是金色的,上面的印戳上写着凹凸军校的英文名。




金都要落泪了。




“妈!!!!!”他拿着他的录取通知书,抱着他妈的大腿旋风飙泪,他妈目睹了他三个多月的努力,也非常感动,母子俩相抱着大哭。




秋,金的姐姐,刚用钥匙打开门,就看到她妈和她弟弟两个人像智障一样抱在一起哭。她一嗝楞,这啥情况?






 


秋姐是个很狂霸酷炫屌的姐姐,她比金大五岁,已经从凹凸军校毕业加入部队做了科研部的研究员了。开学那天是秋把金送到校门口的,她开一辆很符合她狂霸酷炫屌气质的敞篷车,一路飚车到校门口,然后吧唧啵一口在金脸上。




“弟弟加油!如果遇到生不如死的情况,姐姐也帮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秋姐说完就开着车扬长而去,留下一脸懵逼的金。生不如死的情况,读个书难道还会死人吗?!金打开他的录取通知书,发现上面写的是,特种兵类录取生。他只不过是报了一个和格瑞一样的系啊。




金还在凹凸军校门口像座石雕一样马上就要风化,他颤颤巍巍着腿往校门内走了一步,背后就伸出来一只手啪地扣住了他的肩膀。




谁?不会开学第一天就被找茬吧,他什么运气啊,金脑子里晕晕乎乎都是些奇怪的想法,结果一转头,看到和初中时不一样,而是用发胶定过头发造型的格瑞。




“是格瑞啊!你吓死我了!”金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格瑞脸色不怎么好看,“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什么叫我不该来啊,不是你说要报凹凸军校的吗。这样我们之后也可以在一起上学了啊!”金摇摇晃晃着脑袋,想当然地说着。




“……”格瑞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扣在金肩膀上的手松开了力道,拍了拍他的背,“赶快进去吧,开学典礼要开始了。”




格瑞怎么有点莫名其妙的……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看着格瑞已经撇开他往前走,只好捏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也狂奔着跑进校内。




金根本就不知道进了军校之后会经受怎么样痛苦的训练!格瑞坐在开学典礼的座位上,捏紧了拳头,他是以本届第二名的成绩考进来的,因为首席的嘉德罗斯不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发言,校方就请求格瑞作为入学生代表发言,他看了眼台下一群黑压压的学生,人群之中锁定了金。




金在看他,清澈的蓝色眸子里映着的是他的脸。




格瑞开始了他的演讲。






 


和格瑞想的一样,金对进了凹凸军校之后会有怎么样的校园生活一无所知,以至于他在第二天刚开始体能训练时,听到要跑三万米,他吓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同班同学大多都是Alpha,虽然作为Beta的金感受不出来他们的性别,但光从体能上的确要比金都高上一大截。




“你慢慢跑吧。”格瑞是第一批出发的,他在领跑之前和金说了一句,“跑完就行了,不要太追求速度,不然腿会垮掉的。”




可惜金没听进去,等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回到宿舍,他整个人都已经瘫在了地上。




然后他发现,巧了,他室友是格瑞。




“……都跟你说了不要跑那么快了。”格瑞从地上把金搀扶起来,让他坐到自己的床铺上去,“裤子脱了。”




“哦。”金艰难地把身上迷彩服的裤子脱掉,白色的小内裤暴露在格瑞面前也毫无防备。




格瑞把金的腿抬高,用力在他小腿和大腿后方的肌肉上又捏又捶,任凭金怎样痛呼嚎叫都不停手:“不按摩一下的话,你明天根本就起不来,忍忍吧。”




“嗷!”金又是一声痛嚎。






TBC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