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守株待兔

*・。:*・'*\(^o^)/*'・*:.。

眼镜章鱼Z:

*《听说木叶治安不太正常》设定,法医宁次x侦探天天
*但剧情和其毫无关系
*复健失败,为避免成为黑历史,大概下次更新时会删除
*在这个万众发刀的日子里,发糖是身为亲妈的我最后的倔强

天天醒来的时候一脸懵逼。

她以为被打晕之后的剧情发展应该是她被捆在柱子上,或者扔在废弃的工厂里,最有想象力的也不过是在某个封闭狭小的空间比如集装箱什么的,然后被扔到海里。

她抬头看了看正慢条斯理给衬衫扣上袖扣的日向宁次,再看看地上散落一地的衣物,最后环顾一圈看看这明显酷似情侣酒店的环境,突然有种反手抽自己一巴掌来确认下她是否还没醒的冲动。

这实在是……太玄幻了。

玄幻到当日向宁次瞟到她,轻描淡写地问了句“醒了?”的时候,她只是淡定地点了点头。

从容得不可思议。

“你歇一下。我去叫早餐。”

门被轻轻带上,天天腾地坐起来,感觉……起身太猛头有点晕。

头晕不利于思考。她揉了揉太阳穴,开始在这个空间内尽可能地搜证:地上分崩离析的纽扣、凌乱的被褥、床角的内衣、沙发上的裙子、挂在床沿的手铐、飞到茶几上还砸碎了玻璃的手术刀、装了奇怪袋状物的垃圾桶、日向宁次坦然的表情,以及他脖子后面隐隐约约的可疑红痕。

……

貌似,也并不能推理出其他的结论。

天天默默扯住被子,深吸一口气。

下床穿衣跑路一气呵成。

是的,她怂了。

在和日向宁次成为同事一百三十二天以后,她,终于不负小野绿子同志的谆谆误会,把他睡了。

其实把自己朋友睡了是件很尴尬的事情。虽然按照天天对日向宁次的了解,按照他今早的表现,多半最终事情会发展为日向宁次淡定地表示这事情他丝毫不在意就当被狗咬了一口算了,以后还是好好破案认真工作共同建设美好木叶,但是于天天而言,她多少有点觉得对不起日向宁次,人家一个黄花大闺男,洁癖了小半辈子,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就这样被她拿着手术刀胁迫着铐在床上酱酱酿酿,受尽委屈难受和屈辱,醒来后碍于面子还得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讲真现在日向宁次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不是英明神武的鉴识官大人了,就是一咬着手绢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嘤嘤嘤的……白毛女。

而且他还没欠她钱,倒是她欠了一屁股债尚未还清。

简直一把辛酸泪。

扑面而来的罪恶感几乎把她淹没。天天抹了把脸,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往家跑,脑海中的剧情从明天见面时如何和他说起这事儿到婚礼上用什么花,路过幼儿园的时候她连孩子的饭盒要买什么颜色都想好了。

……一脸血。

天天直觉自己有些过于不淡定。侦探小说里教育我们,身为一个侦探,在发现真相以后应该去寻求解决办法而不是瞎巴想,但是侦探小说并没有教育我们要是侦探正好特喵的就是犯罪嫌疑人,这事儿该怎么搞。

她查了好多资料,最终决定走最俗套的那种。

既然有罪恶感,既然良心不安,既然全M区分局乃至全木叶都觉得她对日向宁次有非分之想。

那她……就去自首吧。

天天坚毅果敢地点点头,似乎可以就此说服自己,然后掏出手机,开机。

震动霎时间传来,她一眼瞟到来电显示,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地上。

“……喂?”

“开机了?”那边传来事件男主角,被害人宁某清清冷冷的声音,“早餐还没吃。”

天天:“……”

“那什么,我有点事,你吃吧……”

“开门,我在你家门口。”

“……”

天天面红耳赤地把门打开把人让进来,全程没说话没看他。

被害人宁某毫无独自去见加害者的危机感和恐惧感,轻车熟路地进门,顺手把手铐放到鞋柜上,提着早餐往餐厅走。

天天盯着鞋柜上的手铐,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货不是来吃早餐的,是来逮捕罪犯的。

她无比确信这一点。

一顿早餐吃得味同嚼蜡,天天一直若有似无地拿余光偷瞄日向宁次,日向宁次一直若无其事地进食,全程俩人一句话都没说,眼神也没有相撞,但天天依旧从这种沉默中品出了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雅蠛蝶,坦白从严抗拒更严,在问题更严重之前,先下手为强才是上上策。天天把勺子放下,正襟危坐,冷静开口:“日向宁次。”

“嗯?”轻轻哼出的鼻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日向宁次微微抬眸,纯白的瞳孔中闪烁着她看不分明的情绪,却蓦地令她喉头一紧。

口有点干。

天天咽咽口水,猛地抬手——

“干喝粥多没味道,来点咸菜吧。”

“多谢。”

……咸菜顺利完成交接,天天欲哭无泪地看着慢条斯理将咸菜与粥均匀混合的日向宁次,内心挫败感满满。

怂死你得了天天。

可是没办法啊,日向宁次鉴识官气质过于淡然,她本来就没多少的勇气在和他视线交错的那一瞬间一秒蒸发殆尽,不留一丝痕迹。

天天尴尬地咬住勺子,想了想,走进厨房拿了一听啤酒出来。

酒壮怂人胆,酒后吐真言。

天天一把将拉环扯开,视死如归地举起——

被一只不算温暖的手按住。

日向宁次道:“宿醉空腹喝酒,你是想自我了断?”

天天:“……”法医的思维方式果然神奇……等等,宿醉?

眼眸倏然张大,她怔怔地望着他,嘴唇忍不住抖抖抖:“你你你你你是说我昨天喝了酒?!!”她不是被人打晕的吗?在追踪某犯人的任务中。

“先被灌了酒又被打晕。”日向宁次道,“犯人已被捉拿归案。”

……也是哦要没被抓他才没时间跟她在这里扯皮。可是,她记得……“我没喝酒啊,就喝了点饮料。”

日向宁次凝滞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有点沉:“喝起来没有酒味但酒精度很高的鸡尾酒很多。”而她的分辨能力为零。

天天被说服了。如果她不是喝醉状态,想把她打晕并不那么容易。

她烦躁地撸了一发刘海,心里更加懊恼,除了捆绑强上又增加了一条酒后xx,真是厉害了我的天。

她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好像自己的手还被日向宁次摁在易拉罐上。她忍不住缩了缩手,日向宁次淡定地加大了力道。

天天:“……”

看来是逃不掉了。

那就破罐破摔吧,要死大家一起死。

天天稍稍低下头,语速极快地说出在脑海中滚了一早上的台词,讲得比背课文还流利:“那什么昨晚是我不好,连累你也受到了伤害,对不起啊。”

日向宁次道:“伤害不大。”

……天天想捂脸又抽不出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即使不大……”天天想到他脖子后面的红痕,声音越来越低,“我也想尽力补救一下。”

日向宁次饶有兴致地挑眉:“怎么补救?”是回去练酒量还是保证以后不单独接这种任务还是去问讯室把犯人打一顿?

天天骤然抬头,琥珀色的眼眸中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我会对你负责的!”

日向宁次:“……”

日向宁次:“…………”

桥豆麻袋……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轻轻阖眸不看她:“报销医药费就好。”

天天彻底傻了。

woc这是发生了什么需要报销医药费!她那么强大吗?!

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他肚脐以下两腿之间的部分瞟去,天天的语气充满了同情:“宁次你不用害怕拖累我,毕竟这个事情是我造成的,该由我承担责任。”

她的眼神含义太过于明显,日向宁次简直日了狗:“我觉得我们说的也许不是同一件事……这事的始作俑者不是你,我的责任比较大。”

天天的眼眸霍然张大,也就是说,是日向宁次主动的?!!

……怎么办,还是觉得他亏大发了。

天天张了张口,正欲说什么,被日向宁次抢白:“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可以加上衬衫的钱。”

衬衫的钱……想到他身上穿的折痕崭新的衬衫,想到地上的纽扣,天天再次脸颊充血。

她真禽兽啊,还把人家衣服扯了。

想到日向宁次被银光闪闪的手铐铐在床上,白皙的脖子上架着锋利的手术刀,白眸中带着不屈的淡然和隐隐约约的委屈,平日里禁欲男神的范儿在被强行撕扯开的衬衫露出的结实紧实的胸肌腹肌中全然瓦解,再往下……

“天天?”

天天眨了眨眼,望入在刚才的脑洞中微眯的含着诱惑的白眸,震惊地发现它居然真的微微眯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

“……”我智障才会告诉你。天天慌乱地摇摇头:“总总总之我不会不认账的。我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

始乱终弃?眉梢稍稍扬起,日向宁次饶有兴致地抱臂注视她,眼底倏然漫上一丝了然笑意。

“你以为。”他好像确实心情很好,连一贯清冷的声音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欣然,“我对你做了什么?”重音落在最后两个字上,这是个反问句,不是疑问句。

“……”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才对……天天闭着眼睛用力点点头。

日向宁次略无奈:“你……你不仅酒品差,推理能力似乎也有所下降。”

天天一听就不开心了,说她酒品差她认,推理能力什么的绝壁不能忍啊!她每天破案,推理能力明明与日俱增好不好!

这次的也是,天天挺了挺胸,又有些莫名气短,往回缩了缩,她自觉推理的还不错啊……虽然并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推理说出来。

“昨晚你被打晕之后,我将犯人逮捕归案,移交给在外围等候的李,把你带到附近的宾馆内安置,之后……”日向宁次平板无波的表情起了一抹微妙的涟漪,“你醒了。”

天天:“……你确定不是梦游?我完全没印象啊!”

“我确定不是。”日向宁次医生科普道,“梦游的人身手不会那么好,头脑也不会那么清楚。”能够在和他的近身搏斗中准确无误地扑进他怀里抽出他西服内袋里的手术刀比划在他动脉上并胁迫着他倒在床上拿手铐铐好……即使是在他不忍伤她而刻意放水的情况下,依旧很有技术难度。

天天:“……”

不得不承认,酒真的能壮怂人胆,没准儿还能提升战斗力,至少清醒的她绝对做不到这事儿。

“那……衬衫扣子……”

“打斗时扯掉了。”

“手术刀……”

“踢飞了。”

……所以才会有崭新的衬衣地上的扣子和破碎茶几上的手术刀啊……天天仔细回忆了一下,也许装了奇怪袋装物的垃圾桶也可以解释,扔了衣服什么的……

“可是……”天天咬咬下唇,“我的衣服……”

日向宁次道:“我解了半宿手铐,你以为呢?”

……当真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架势。

天天捂……捂脸什么的已经拯救不了她了,她现在很想找个地缝钻一钻,这样可以整个人都消失在日向宁次面前。

一想到日向宁次被铐在床上然后她狂野撕扯自己的衣服扔得满地都是的场景……就有种想死的感觉。

不过还好,什么都没发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天天一边给脸降温一边诚挚地向他道歉:“不好意思,明明知道你洁癖还这样对你……”

日向宁次的眸微微一沉,他沉吟片刻,低声道:“……没有了。”

“啊?”天天懵逼。

“只对你,早就没有了。”日向宁次定定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声音很轻,却很笃定。

天天:“……”

“我我我我先走了我去看看昨天的犯人!”她霍然起身撒腿就跑,要多快有多快,速度堪比马力全开的龟田小鳖。

日向宁次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

虽然是个乌龙,但好像……这波不亏?

唇边忍不住泛起清浅的弧度,日向宁次熟练地将碗盘收拾好,不紧不慢地出门。

该去下一个地点逮人了,他想,守株待兔什么的,开窍的兔子大概会更容易……自投罗网。

END

瞎巴写,这次纯粹是瞎巴写,烂尾啊节奏不对啊肯定都有,大家看个乐儿吧,反正过阵子就删了(不好意思留啊捂脸)。
日向宁次生日快乐!!这个礼物希望日向鉴识官能够喜欢(然而依旧什么都没有做)。不过刑侦能这么欢脱我也是蛮开心的,因为正篇里一般欢脱一阵子立马就会有案子了,这种的写起来没负担,我写着也轻松(虽然写的烂)。
总算勉勉强强赶上了,待我复健完肯定继续更文,也期待今年的NSC。
最后请允许我大吼一声:宁天王道!!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