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Sight(宁次生贺)

满脸幸福的笑容光速去世

佯语:

*第一次写生贺,比较潦草
*时间线为战后至The Last期间,宁次生还设定
*脑洞小甜饼,一发完/超短

1.
白眼是日向一族独有的血继限界,他们的视野既广且远,视线能穿过各种各样的障碍物,侦查力极强。更逆天的是,这双眼睛还能观察查克拉的动态和流向,配上族内代代相传的特殊体术,攻防兼具。哪个小队若是有幸分到了个日向,任务效率都会大大提高。

天天从少女时期开始就十分倚仗宁次的这种能力,大到侦查敌方,小到寻找物品,只要看到他青筋暴起,皱着眉头的认真模样,天天都会觉得莫名的安心。不过宁次的能力也难免让队伍少了些乐趣,纸牌是不能玩了,连抽签这种事也失去了意义,反正宁次总能利用白眼达到自己的目的。

少年时期,他练习视野的方法主要是观鸟,可是开始交往后,他练习的对象换成了各种其他的事物,该看的不该看的都有,有时候气得天天直吐槽人设崩了没得救了。

首先是约会的时候,宁次觉察到小李在跟踪他俩,迅速开启白眼,警惕地拉着天天融入商店街的人流里。两人东躲西藏,从商店街到公园到训练场,与小李玩跟踪与反跟踪的游戏耗了一整天。本该是休息日,结果弄得比正常训练还累。

“你搞什么飞机啊,小李?”太阳快落山了,三人最终落脚死亡森林外围,宁次和天天联手把小李揪了出来。

“我在学习让队伍变得更团结友爱的方法!”小李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表情十分无辜,手里的笔记本写得满满当当的。“我感觉我和宁次之间的关系还有些距离,所以决定观察你们两个,因为天天和宁次的关系一直很好。”

宁次无语地移开视线,手指轻捏山根处,白眼用了一整天,着实有些疲惫。天天则是直接暴走,抓着浓眉小子就是一顿摇晃。“我们都当队友多少年了啊?!还有必要拉近什么距离?!再说了我和宁次的关系对你完全没有参考价值啊!”

“诶?”热血西瓜头一脸懵逼。

“我和天天已经在一起了。”宁次说。

“诶......诶诶诶?在在在一起......是指......像我想和小樱小姐交往结婚生子那样吗?”

天天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两个月之前就跟你和凯老师讲过了吧。”

“可是......在一起这种说法也太含蓄了吧。我当时完全没有明白。”小李实话实说。

“不过居然一整天都没能甩掉你,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有些进步。”

“......别夸他啊,宁次。”

2.
“你又超额购买忍具了,天天。”

看着自己男友乳白色的锐利眼睛,天天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而后秀眉一竖,反口顶道,“说了多少次了?存折是我的个人隐私,不要仗着白眼就随便乱看好不好?”

“你这周的酬劳是7300两,购买忍具花了6800两,接下来的一周,你的伙食费只剩500两,如果不餐餐吃泡面,就只能动用结婚储蓄了。”宁次继续冷静地分析道。

天天双颊一红,“谁谁谁有什么结婚储蓄了?我存钱可不是为了那么肤浅的理由。”

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白眼是可以这么滥用的吗?乖乖去数天上的飞鸟,和鹿丸一起看看云不好吗!

宁次挑眉,“哦?看来是放弃自己买婚纱了,也好,反正日向家会替你准备白无垢。”

天天无言以对,气鼓鼓地走了。只不过接下来的每一天都会收到日向家“不小心做多了”的爱心便当。

几个月后,宁次收到了一份神秘包裹,里面是最新款的护眼按摩仪,和一个没有署名的贺卡。

“生日快乐,笨蛋男友”

攒钱花在这种地方,到底谁是笨蛋啊?宁次摇摇头,却忍不住微笑起来。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