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凹凸】【雷卡】《旧情诗》

步摇McC:

CP:雷狮\卡米尔


附注:点文;无脑虐;主要角色死亡


进度:1500+\超短篇完结


正文:


  雷王星的皇家图书馆是卡米尔记忆里为数不多的舒适地方。虽然电子书简便又快捷,但纸质书仍是皇室的偏爱——同时也是彰显皇家丰厚文化底蕴不可或缺的手段。喜欢热闹和繁华的贵族子弟大多是不愿意来这里的,他们有更多新奇又刺激的娱乐项目:赛马、茶会和俱乐部;于是偌大而安静的图书馆更多时候只有卡米尔细瘦伶仃的影子在书架与书架之间游移走动,偶尔书页翻动,悄悄的没有声音。


  那是一个漂浮着蜜糖色光影的温晴午后——这样的天气在雷王星真是少见,卡米尔吃力地把挑选好的书目堆上案头。书桌上凭空多出的骨瓷描金杯子里牛奶氤氲着热气,盘子里的曲奇饼干贴心地加入了巧克力豆。不速之客的身份昭然若揭再清楚不过,更何况骄傲的皇储也从来不是藏头露尾的类型,雷狮大大咧咧倚着橡木书柜,给了小家伙一个毫不吝啬的嚣张微笑。


  “大哥要吃吗?”卡米尔向兄长举起一块精心烘焙的饼干。礼节之类的还是要做足,虽然皇子殿下从来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却总喜欢抓这些小细节来挑卡米尔的刺,藉此命令他帮忙搞事情。


  不是要求,是命令。


  雷狮从书架上随便抓了一本硬壳书,抛出很高又准确接住:“来之前就吃过啦,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我可不想吃。”


  “唔。”卡米尔拉开椅子坐下,先把曲奇往嘴里塞。巧克力的浓香在唇舌间化开,小家伙小心翼翼地咀嚼,担心碎渣残屑掉下来脏了纸张。


  “还挺刻苦的嘛,”雷狮扫了一眼卡米尔在看的那些书名。无视了配有软垫的扶手椅,皇储直接跳上了桌子坐,剧烈的晃动让小家伙谨慎地护住自己的牛奶,“加油干,大哥看好你。”


  是的大哥,好的大哥。


  卡米尔默默点头,伸出舌头尝一尝而牛奶。


  温度和甜度都正好。


  男孩轻轻眯起眼睛,沾了牛奶的唇角有不易察觉的微笑。


  雷狮则信手翻书,刚刚他随意抽到的那一本书原来是年代久远的诗集,卡米尔对作者略有了解,那是一位痴情男子,在对一位女子终生不渝的追求和热恋中死去。雷狮随便翻开一页就读:“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声音略带变声期的沙哑,最近他的个头一个劲儿往上窜,轮廓已经有了少年的模样。“爱”字读出口,兄长转过头笑意盈盈地看向小家伙,代表雷王星皇室纯正血统的紫色虹膜有微妙的戏谑和俏皮。


  阳光晴好。


  卡米尔喝着热乎乎的牛奶,默默垂下头去。


  


  


  


  若干年后。


  ……也许是很久很久?


  雷王星皇室调皮的小公主无意中走进了皇家图书馆,娇小的影子在书架和书架之间游移。小公主踮起脚尖,戴着丝绸手套的小手拿出一本诗集。


  其实那本书并不怎么起眼,只是——女孩子被硬壳书中间夹的那枚显而易见的书签吸引了。


  那真的是一枚相当精美的书签,用黄金镂出了一颗五芒星——雷王星皇室的纹章。


  小公主捧起诗集读起来:“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女孩子的诵读声。她好奇地转过身,皇家图书馆可是很少有人来的呀,还有谁愿意泡在这个沉闷又空旷的地方呢?


  


  “呀,亲王殿下!”小公主连忙提起裙摆,规规矩矩行了一个屈膝礼。


  父皇可是向她讲过这位亲王的故事的,女孩子想。当年前一任帝皇英年早逝,就是这位亲王一力扶持新皇——也就是她的父亲上位,辅理政事、肃清乱党,功成身退,现在只算是个闲散亲王。


  尽管事已多年,卡米尔亲王在雷王星所享有的盛誉仍然是非他人可以比拟的。现在父皇有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也会向亲王殿下询问呢。不过卡米尔亲王平时里总是冷着一张脸,话也少,让人不敢亲近。小公主怯怯地想。


  鬓发花白满脸皱纹的亲王却开口了,声音意外地柔和:“继续读吧。”


  小公主穿着漂亮的裙子,纯白绉纱缀有黄色花边。雷王星难得晴好温暖的午后,阳光明亮柔软,逆着光看去,有无数细微渺小的细碎尘埃颗粒游离飘动。


  女孩子的声音脆脆的,仿佛银铃声响:“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卡米尔亲王捧一杯热乎乎的牛奶,蓝眼睛神色温柔。


  


  


  FIN.


  *那个苦逼诗人是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爱尔兰诗人,姑娘拒绝他是因为觉得他娘炮


  *诗引自叶芝《当你老了》(When you are old),译文来自袁可嘉1983年的版本


  ===


  好了我写完了!飞奔!已经预警过了不怪我(被打)


  是痛痛的点梗,雷卡刀,于是用了“一方死去”这个老掉牙梗。圈一下 @鱼干煎雪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