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凹凸】【雷卡】《Fairy Tale》

步摇McC:

CP:雷狮\卡米尔


附注:是私心对他们的脑补整合;可以说是非常我流了;OOC慎;含有很多不符合逻辑不切合实际的私设


进度:2000+完


正文:


  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的场景,实在说不上有多美好。皇城外围的贫民窟,灰褐色的房屋密密匝匝挤在一起,雷王星天气潮湿多雷雨,在一些阴暗的角落里甚至长出了一些颜色鲜艳的菌子和浓绿的青苔。屋多、人也多,主妇洗好的衣服占据天空,狭窄的小巷子里传出打骂孩子的哭叫。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气味:角落垃圾的腐臭、大小便的恶臭,混合住户里饭菜的香气、阳台上盆栽植物的花香,第一次踏足此地的尊贵小皇子差点没被熏得晕过去。


  卡米尔当时正努力擦洗地板,听到敲门声犹豫了一下——在这个点儿妈妈外出揽活还没回来,按道理是不会有访客的,除非是贼;透过门缝看到的雷王星皇室纹章又把小家伙吓了一跳。聪明的孩子不会给陌生人开门,但不速之客目无法纪到了直接拆门的地步。简陋的木板门当然撑不住,于是皇储殿下在侍从陪伴下刚进门就看到了手持菜刀表情凶狠的小男孩。


  雷狮:“……?”


  卡米尔:“……!”


  卡米尔当然知道这个传言中从来都是横着走的三皇子,雷狮倒是半眯起一只眼睛,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打量眼前这个小家伙。


  漂亮得过分的紫罗兰色眼睛终于流露出一点傲慢以外的神情:“你就是……叫什么来着?”


  卡米尔垂下手,声音不大但是吐字清晰:“卡米尔。”


  雷狮咋舌:“好丑啊,你真是我亲戚?”


  卡米尔:“……”


  那个时候卡米尔面黄肌瘦的,穿着洗得褪色泛白的衣服,小孩子的五官尚未长开,整个人显得平凡而普通,和外面那些拖着鼻涕满地乱跑,玩泥巴抢面包的熊孩子并没什么太大出入,除了一头黑发也完全看不出什么和雷王星皇室有关系的地方。


  啊,不过卡米尔不流鼻涕也挺干净,这一点上还是挺好的。


  


  当然还是要有兄长的样子。


  难得下手亲自伺候一次人的雷狮把小家伙从浴室里拎出来。卡米尔的头发乌黑柔软,还在滴水,一双蓝色的眼睛也因为水汽熏蒸看起来湿漉漉的。无论是出于迷之自尊心、因为陌生而产生的羞涩和抵触或者是别的什么,比起来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便宜哥哥揉来搓去,卡米尔都更想要自己擦干身体。察觉到小家伙不着痕迹的躲避,皇储不动声色加大了力道,但看到卡米尔一瞬间皱起来的眉头又下不去手了,抓起一条毛巾往他头上揉起来,小声嘟哝:“什么怪脾气。”


  卡米尔:“……”


  


  卡米尔并不是感情外露的类型。在雷狮身边的这些日子,绅士名媛见得多,勾心斗角和阴谋陷阱常见的政治斗争也同样多起来,于是小家伙更加学会了察言观色,安静地做光芒闪耀的三皇子背后一块小小的沉默的但是永不退后的石雕,唯独吃下东西、或者趴在皇家图书馆的桌子上小睡的片刻,面部肌肉才有些许的放松。身为皇子有的是应酬,宫廷宴会上的衣香鬓影和交错觥筹每每让雷狮思念起图书馆陈年纸张的味道和甜品的香气。卡米尔身上是有味道的,不是贵族们为了追捧时髦而使用的香水味,那气味温暖又舒适,还有淡淡的甜味儿——大概是因为他嗜甜?雷狮喜欢把下巴搁在卡米尔的发顶来回蹭,鼻息间都是熟悉又安心的香甜味儿。


  


  卡米尔是聪明的,卡米尔非常聪明。虽然小家伙一开始连字母都只认识印刷体、被雷狮握着手示范如何流利优雅地书写宫廷体时还红了脸,但是雷狮自己都不敢轻易否定卡米尔的大脑。除去晦涩的典籍和冗长的文章,卡米尔对于政局的直觉和把控让人惊讶,然而所有人都只看到那个谈吐出色性格放肆的、令人瞩目的皇储,雷王星未来的希望和骄傲。步入少年期的雷狮开始莫名其妙的烦躁,因为那个孩子似乎总是低眉应下自己提出的一切无理荒谬的要求和试探,然后轻声说,好的大哥、是的大哥。


  卡米尔让雷狮看不透。


  雷狮只好再伸手揉乱他的头发,看到对方有点苦恼又有点困惑的表情后笑弯了腰——这是相当不符合皇家礼仪的,不过没关系,这里是卧室,私人空间。卡米尔膝盖上还摊着一本硬壳书,中袜包裹着纤瘦的脚踝,放松下来的表情看起来温顺又无害。雷狮坐在床上丢过去一个枕头:“喂,别看了。”


  “唔?”


  “我说卡米尔,”雷狮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的,“你的小脑壳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


  雷狮趴下来,手托着脸:“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啊?”


  虽然雷狮言行一向出乎意料,但是这次的问题似乎相当大程度地困扰了卡米尔。


  小家伙不知为什么错开视线,张开嘴又闭上了,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在雷狮就快放弃,另找话题岔开这次无聊又失败的试探时,卡米尔小声说:“因为大哥很厉害。”


  


  雷狮愣了短短几秒,马上把床上另一个枕头糊到卡米尔脸上:“我当然很厉害,你这算什么回答。”


  卡米尔却夹起书,飞快跑出了房间。


  


  ……所以说,雷狮真的看不透卡米尔。


  雷狮把头埋进两个枕头里。


  


  所以雷狮和卡米尔说自己要走的时候,根本没抱太大希望。卡米尔很聪明,足够照顾好自己,无论如何都可以过得很好,雷狮清楚也相信卡米尔有这个能力。


  然后卡米尔还是一如既往低眉应下,轻声说:“好的,大哥。”


  “你想好了?”


  “嗯。”


  


  出逃计划周密完美天衣无缝,雷狮登上飞船的时候卡米尔已经等在那里了,少年换了一身衣服,帽檐低低压着,风鼓起他鲜艳的围巾,看起来酷酷的样子。


  雷狮拉下卡米尔的围巾。这些年来在自己身边吃甜的喝甜的,卡米尔身形拔高了不少,皮肤白皙干净,五官也清楚了许多,看得出眉目间和雷狮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感谢雷王星的皇家血统,这小子总算没长残。已经丢下王冠的雷狮隐约想起,好像有谁说过卡米尔丑来着……


  


  雷狮笑着说:“卡米尔啊。”


  卡米尔抬头刚想回应,就猝不及防被嘴唇覆上的温热惊到了。


  只是简单的亲吻而已。兄长意犹未尽舔了舔嘴唇:“不喜欢就说,大哥不会硬来。”


  卡米尔咽下一口口水,侧过眼睛:“好像,……感觉还好。”


  


  


  FIN.


  ===


  【废话】


  这可以说是……非常扯淡了。事实上本来预定这篇是BE不过舍不得下手所以……就让它是个fairy tale 吧,当睡前故事看好了。


  还好赶上了……生日快乐! @森地林边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