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雷卡】《老大不小的人了,赶紧结婚行不行》(下)

是苏三岁!:

——————————————




TITLE《老大不小的人了,赶紧结婚行不行》


CP雷卡


WRI苏三岁


PARO作家x画家




——————————————




前篇指路:http://susansuicamille.lofter.com/post/1d294be9_105201b6




——————————————


雷狮整个人蔫蔫地躺在床上刷手机,刷到一半看到了微博上有条卡米尔发的消息,眼睛一亮点进去看,翻了到底也才发现卡米尔其实发微博也是那个样子,老老实实,标点符号都干净利落,下面插一张图,有时候会随手拍一张街景。




他一篇篇翻过去,发现卡米尔从头到尾只转过一篇长文。那篇长文还是针对雷狮的女友风向来说的,长篇大论地分析了笔名为布伦达的雷狮写作倾向和偏爱CP特点,最后干脆总结出了雷狮女友的可能性推测。




雷狮紧张地看完了整篇文章,最后还是没有把卡米尔揪出来,他就放了心。那篇文章他以前也略有耳闻,是同社的安迷修紧急call他了十六次让他看的东西,说这群人真是什么都八卦的出来!雷狮心说是啊什么都八卦得出来,就是八卦不出来真的东西。




不过文里说的雷狮可能有个弟弟倒是没错,这点被他自己证实了。雷狮的微博上什么都有,就是懒得转这类关于他自己的八卦。论雷狮个人而言,他脸长得不错,身材很好,写得一手好文章,钱也不少,影响力更不用谈,是原创和同人圈里都赫赫有名的大佬级别人物,在文学方面也颇有造诣,所以是很多人有觊觎。但他自己是不管这些的,他只在意卡米尔。




他洗了把脸,起身换了身衣服,脚下穿着一双帆布鞋就出去了。出去前想了想又给卡米尔发了一条消息。




“晚上出来吃宵夜,十点,截魂街上的那家宵夜铺。”




手机一揣,拎上包走了。






***






雷狮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了一圈,最后还是闲得慌,改头去了图书馆。他少年时代就有这个习惯,卡米尔也被他影响得会常常来图书馆呆着,一呆就是一整天的时间,到了闭馆时间就拎着包出去,方便的很。




这家图书馆是公立的,藏书不少。雷狮的指尖在一排排书脊上划过去,最终敲定了一本,拿出来读的时候发现是个日本作家的书,语言风格干净清晰,有力得能敲进人的心灵,字字珠玑。




雷狮挺喜欢这种风格的书,拉开椅子坐下来,看了起来。里面有一个小片段,是男主寄宿到一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可没有一个人关注他,也没有一个曾经的朋友来看望他,男主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宿舍的台阶上看着远方天空的血色,咸味的眼泪流下来含进嘴里,就变成了苦的。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雷狮的食指动了动,然后就凝固在原地,很久都没有翻过下一页。他没有过这种经历,但是卡米尔应该是有。




当时卡米尔忙着考学,去外地的美术画室学习,在记忆里是卡米尔第一次出远门的时刻。卡米尔在飞机前的背影被拉得很长,背着沉重的画袋和一个大行李箱,雷狮放不下心,第二天就给卡米尔打去了电话询问情况。卡米尔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分钟,才声音小小的说,大哥,我很好。




这哪里好了,这听着就一点都不好。雷狮听到卡米尔尾音里的那份颤栗的无助,虽然被尽力掩盖却还是有一点点渗漏出来,说卡米尔我这就去买机票找你,我明天去见你。




卡米尔在电话那边说,好。




雷狮买了机票就去找卡米尔,卡米尔第二天早早地在机场等着。飞机到的时候是凌晨的三点,卡米尔学习的那个地方冷得要命,雷狮下飞机的时候都打了个颤。




他下飞机的时候周围还是黑的,但卡米尔的眼睛亮起来,在明亮的机场里像是小小的一团星光,想也不想地走过去接雷狮,雷狮过去抱了一下卡米尔,感觉到他的唇和脸都是冷的,冷得要命,他自己都心疼起卡米尔来。让卡米尔来接他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不想卡米尔在那里一个人住着,还露出那么无助的尾音。




雷狮敲了敲脑袋,想起很多和卡米尔的过往来。他和卡米尔的事情太多,这一件事却记了很久。其实他去了那里也不会好很多,只是自己匆匆带着卡米尔从宿舍搬了出来,另外借助人脉帮卡米尔租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很好,让卡米尔度过了足足半年的时间,雷狮也在那里度过了半年,看着卡米尔每天早出晚归,也会了给卡米尔留一碗热粥暖胃。




雷狮又回过神来,胡思乱想也多起来。比如他觉得他自己的爱太沉重,沉重到足以概括一个人从幼时到青年的时光。他的爱很好,很重,但还要看卡米尔想不想要。




他不强迫卡米尔,也不想要一个能被人尽皆知的结局。他想和卡米尔在一起的心情不是假的,但最怕的是卡米尔得不到自己想要也应该得到的幸福。假若卡米尔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就得自己也推上一把力。他不该独占卡米尔,却还是不忍心放开手,也不愿意让最后一点点温存都消失。所以他很早就明白别人暗恋无果的心情,也明白单相思有多可怜,所以他言情小说也写得好,太多青涩的感情他都明白的很早,写进人的心里也就不再是难事。




他准备拿去出本的那篇骨科的稿子还没有写完,还差一个结局。雷狮还没想好要定什么结局,因为只差最后一笔,所以他暧昧地把前面的故事都写得模棱两可,可以HAPPY END也可以BAD END。




图书馆墙上的秒针滴滴答答地转着,让雷狮都心烦意乱起来。最后干脆给自己一锤定音:今晚就趁着去吃宵夜的时候给卡米尔表白,成王败寇,成了就写HE,没成就……雷狮想了两秒钟,还是想了想,算了,没成也给写个HE。




就这点心软。






***






卡米尔如约而至,夜晚的宵夜铺人出乎意料地很少。雷狮在宵夜铺里坐了半天,脚尖无聊地在地上打拍子,最后干脆插上耳机听玉置浩二的《夜色》。这是首算得上很老的歌,但雷狮觉得好听,歌词也好听,玉置浩二的唱功更是不用提,雷狮很多次没法入眠就戴上耳机听这首歌,最后成了习惯,自己都能哼出来。




雷狮抬起头看了一眼卡米尔,卡米尔穿着白衬衫和水洗蓝的裤子,还是那么一套打扮,从记事起就好像永远这么穿,所以好像卡米尔永远都停在他的那个记忆里,眨着像星星一样的眼睛,清秀又干净。




雷狮拍了拍他旁边的座位,示意卡米尔坐过来。卡米尔脸上有一点不易察觉的米黄色颜料,雷狮心不在焉地提醒卡米尔要擦干净,对方就低下头来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对比着是哪里沾上了颜料,一手忙不迭地去用指尖刮了几下。雷狮凑过去,无意间碰到了卡米尔的肩膀,一个手抖就按下了拍摄键,雷狮和卡米尔的脸定格在那个灯光闪烁的宵夜铺的背景里。




卡米尔抿着唇很难见地笑了一下,眼睛里弥漫起几分少见的高兴。雷狮想了会儿,之前点的蒜蓉虾就端上来了。他把耳机摘下来一只塞进卡米尔的左耳里,播放的还是那一首《夜色》。




“蒜蓉虾,甜的。我给你剥,你别动。”




雷狮手上剥了五分钟的蒜蓉虾,把鲜红色的虾壳利落地剥下来后都放进卡米尔的碗里。




他从小不爱吃海鲜,不过蒜蓉虾是例外,也只吃蒜蓉虾。理由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卡米尔偶尔吃过一次蒜蓉虾后那满足的笑容,他也赶忙给自己夹了一只吃,发觉虾肉里透出来的丝丝甜味和鲜香,就好像明白了卡米尔笑起来的理由。所以从小到大他就剥得一手好虾,却只有卡米尔和自己知道。




卡米尔的碗里没几分钟就堆起来一座虾肉的小山,卡米尔却连筷子也没有动。雷狮剥到最后一只虾,指尖全是油,狼狈地沾着几点白色的蒜蓉,他却没有擦一擦。其实一切都快要水到渠成,一切都快要结束,甚至连卡米尔也在等他剥完最后一只虾再动手,可他不想剥壳了,他有点累。




于是雷狮把酝酿好的台词和表白全踢了,叫了一声卡米尔,声音是很少见的温柔,伴着玉置浩二温柔细腻的唱腔又显得有点乖。




卡米尔目光闪过来,疑惑地看着雷狮的眼睛。




雷狮低下头剥完最后一只虾,把虾肉码在卡米尔碗中那座虾球山的最顶端上,说,




“卡米尔,我喜欢你。”




随即他的声音又很可怜似的沮丧起来,听起来像被主人罚了一天食物的小狗。




“可你怎么一点都不愿意喜欢我呢?”






***






卡米尔哭了。




事出突然,但卡米尔的眉头还是那么淡淡地平着,好像只是谁不小心把水泼在了他的眼眶里,所以他要流出来一样。雷狮看不出他的眼睛里有悲伤和难过,只是平静的流泪而已。




“那为什么大哥就不知道我也喜欢您呢?”




雷狮愣了,是电光火石的那种愣,脑中掠过无数种可能性。




“……最喜欢大哥了,最喜欢大哥了啊,所以就算您要结婚了我也会帮您的,所以就算大哥没办法和我结婚我也不在意…所以就算大哥您那么多喜欢您的人,我也还是最喜欢您,比天上的星星都还要喜欢您啊。”




卡米尔的话断断续续,没有什么优秀的比喻,也没有修辞手法,只是单纯地想表达出“我喜欢大哥”“我喜欢大哥”和“我最喜欢大哥”这样的话而已,甚至再也没有能够闪起光来的句子。可他的话似乎那么难过,又满心欢喜,就像得到了又失去了青鸟的人。




雷狮看向他,卡米尔的脑袋低下去,略长的发垂下去遮住他的侧脸,水洗蓝的裤子上晕开几点稍深的蓝色。




于是他真的再也没办法想得更多,所以只是想也不想地,擦干净了手之后小心翼翼地去抬起卡米尔的脸,吻了过去。吻里有很多很多的味道,有卡米尔眼泪的苦味和咸味,有雷狮口里的薄荷香橙味的牙膏的味道,也有卡米尔吃过很多甜点后香甜的奶油味。




他想不了太多,他心里只有的卡米尔,他最喜欢的卡米尔,他最珍惜的卡米尔,是他的白月光、他的朱砂痣的卡米尔,终于喜欢他了。




是最喜欢他了,是最最最喜欢他了,是和他一样沉重的喜欢了。






“卡米尔,和我结婚吧。”




雷狮说。




卡米尔在拥抱中回答了雷狮。




***




好在我也喜欢你,好在你也喜欢我。




雷狮最后为那个骨科的故事添上了一个最好的HE,圆满到他都觉得肉麻的那种HE。但他还是喜欢,喜欢到仅次于卡米尔。




他们结婚了,是真的结婚了。




雷狮握紧卡米尔的手,并且愿意一生一世都不放开了。




诚然,他妈和卡米尔他妈都很急他们的婚事,可最后圈来转去,套牢了命运的人是改不了的,最后也只能在两人诚恳的请求下参加了婚礼。




最后雷狮妈干脆一锤定音打了强心针:




“老大不小的人了,管他是谁,只要是最喜欢的,就该去追逐一辈子!”




卡米尔笑了笑。




也是。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