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雷卡]如果卡米尔不是雷狮而是安迷修的弟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糖不甜不要钱:

偶然开脑洞,然后就写了,没后续应该


不知道是个什么世界观总之没有凹凸大赛
  
  
  


   


   
  
01


  “最后的骑士”总有很多普通人没有的烦恼。
  
  
  比如把整个凹凸星球翻个底儿掉居然都找不出一匹每个骑士都该拥有的马,又比如自己拼命救下的艾比小姐却莫名被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金毛给迷住了,还比如自从上次差点跟雷狮海盗团的家伙们干上一架后他懂事有礼乖巧可爱的亲爱的弟弟就有点不对劲。
  
  
  安迷修靠着书房门往里看。


  
  啊,卡米尔同学今天第一次拿起了他的书!


   
  啧,又放下了……


   
  “卡米尔,埃米送了蛋糕来,你不吃的话我可要吃掉了?”


  
  “你吃吧。”
   


  看吧?!要是往常的话他懂事有礼乖巧可爱的亲爱的弟弟早就冲向蛋糕了,路过的时候还能给他丢一个有那——————么大的白眼。
    


  这太奇怪了?!!


  
   
  


02


  “所以……你弟坐在书房但是没有看书,还让你吃别人给他的蛋糕,然后?”雷狮仰头灌了口酒,不走心地问。
   


  “然后他还说他要出门,要去找他朋友!”安迷修两手抱头,往面前的柜台上一砸。“他以前从不会在休息日出门的……”


   
  “呦,可爱的阿宅弟弟要走向现充了,恭喜啊。”雷狮兴致缺缺地给他鼓了鼓掌。“少看点书免得变成书呆子,少吃点儿甜的免得得糖尿病,还学会社交了,这不挺好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做了这么多决定为什么什么都不跟我商量呢?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而且一次性改变这么多真的行吗?就算咱要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也不能揠苗助长啊!”安迷修越说越激动,最后一个打挺突然蹦了起来,指着雷狮眼睛瞪得老大,“自从那天见到你他就变这样了,说!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


   
  “有病吧你安迷修?我那天跟他说过一句话吗?”


    
  “你说了!”安迷修把领带往头上一裹,把剑扛在肩上,眼睛一眯,十分油腻地模仿道:“你就是卡卡?”


   
  “是不是你说的?是不是你说的!卡卡也是你叫得的?!”


    
  “……”雷狮翻了个那——————么大的白眼,“要不是看在今天你带的酒还不错的份儿上我现在就打死你。”


    
  “你别翻白眼,看着跟我弟似的。”


     
  “……”雷狮靠在吧台边的武器突然自觉地飞落到了主人的手里。“你雷狮爷爷的便宜也是你占得的!?”  


   
  安迷修的双剑也忽明忽暗地闪着光。
   


  酒吧门上的风铃特别不适时地叮当当响了。


    
  屋里蓄势待发的两人同时看向了响动的方向。


     
  半张脸埋在红围脖里的卡米尔蓝盈盈的眼睛瞪得老大,声音从围脖儿里传出来闷闷的。
   


  “哥……?”


  


   
   
  


03


  就很尴尬。


     
  简直堪比刚跟老师说作业落家了就看到爸妈带着你特意留在家里的空白的作业本站在你了面前。


    
  “卡、卡卡?”震惊激动之下连昵称都出来了。“你怎么在这?!你不是找朋友去了吗?”


   
  “……”卡米尔低着头不说话。


   
  “他……他就是你的朋友?”卡米尔不说话,安迷修总得给他台阶下,不然人生第一次撒谎就这么被拆穿了多尴尬,多没面子!


 
  “……”卡米尔不敢抬头,仍不说话。


   
  “这、这样啊,我都不知道你跟这个恶、跟雷狮什么时候成了朋友啊!这、这不是挺好的嘛,休息日出来跟朋友玩,老在家里待着确实没劲……”安迷修一边不愿意接受现实一边还死命给他亲爱的弟弟找借口,试图把卡米尔出现在雷狮的地盘上的事合理化,整个人扭曲成一个大写的难过到无法fu吸。


   
  雷狮看着安迷修一个人演这场难言的大戏,不遗余力地被卖了还帮宝贝弟弟数钱,憋笑憋得差点腹肌抽筋。


  
  三秒后,他选择补刀。


   
  放下手里的武器,雷狮“热情”地迎上去,“哎呦这不是卡卡吗?你看我都忘了你今天要来找我玩,来来来我们去里边儿,我给你找找佩利的零食。”


   
  “不好意思,我要招待客人了,就不送你了?”路过安迷修时,雷狮还“好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04


  安迷修离开前的表情我能笑一年。


   
  雷狮很想随便抓个人跟他这么说,但眼前只有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安迷修的弟弟。


  
  跟眼前这无口无心无表情的孩子共处一室,雷狮笑不出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点什么打破沉默。虽说是安迷修的弟弟,但这孩子显然跟安迷修不是一类人,又不是真的朋友,他刚才还当着人家的面儿怼他哥。


  
        尴尬。


   
  雷狮寻思着是不是真的给这位小朋友找点吃的再细问他来找自己干嘛,小朋友却出乎他意料地主动开了口:“请别叫我卡卡,我叫卡米尔。”


  
  顿一顿,卡米尔又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虽然一半脸仍埋在围脖里,可他说话时眼神确确实实是与雷狮相对的,泰然自若波澜不惊,已然不是刚才站在门口,为自己拙略的谎言被拆穿而手足无措的乖宝宝了。


  
  “嗯……我跟你哥年纪差不多,你也可以叫我大哥。”


   
  “那好,雷狮大哥。”


   
  卡米尔落落大方的提问与应答也与安迷修描述的从不与人交际的孤僻小孩完全不同。


  
  “你……”雷狮抱着手臂斟酌措辞,眼前的小孩比他预想的要有意思。“你跟你哥说的……不太像啊。”


  
  “他是怎么描述我的?”


  
  “这……”


   
  “没事的,不用顾忌什么,我相信我哥不会说我的坏话。”


   
  这倒是,弟控能说什么?除了宠就是吹呗。


   
  “说你乖,然后,不善交际?”
   


  卡米尔眨眨眼,挑起一边眉毛,挑成了个面无表情的大小眼。“乖宝宝型的弟弟比较适合我哥,而且我本身也不是会惹事的人。至于交际,倒不是不会应付人,只是不想,觉得没必要。”


    
  “哈哈哈哈哈哈,还挺厉害啊,从你应付你那倒霉哥哥就能看出来,功夫了得。”雷狮笑得开怀,由衷称赞,“没想到你哥这么没劲的人倒有你这么个有意思的弟弟。”


   
  “雷狮大哥,”卡米尔打断了雷狮的话,“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


   
  “嗯,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这点倒是跟你哥一样。你先说什么事儿,看看我感不感兴趣。”


   
  卡米尔仰着脑袋看雷狮,不卑不亢的,好像完全不觉得他说的这个事儿是天方夜谭,虽然没表现出来,但这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极端自负的举动了,他说:


  
  “我想加入雷狮海盗团。”


  
  还顺带向团长提了要求:


  
  “以及,不管这件事成败与否,请您都不要向我哥哥提及。”


   
  雷狮摸着下巴几乎忍不住脸上的笑,无论这小孩是不是安迷修的弟弟,单凭他的表现,都绝对是雷狮见过的最有意思的小孩。


  


  


  


05


  当天,最后的骑士哭湿了十来条绷带。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