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嚎!我是老万!

近期沉迷凹凸和火影!

混乱邪恶 毒性极强
杂食慎fo

凹凸
*是个安左,不太吃得下雷安
*狂热雷卡&安雷吹
*一言不合画拉郎

火影
*天雷宁雏,佐鸣不逆
*乱炖

【欢迎安利】

卒业典礼

恭喜我鱼毕业!!!每天都要开心!

眼镜章鱼Z:

终于毕业的我要开始准备冒泡了。

首先谢谢老橙送我的毕业礼物,能在毕业收到贺文真的很开心呀,而且还是和毕业相关的。

老实说……还蛮有感觉的,很多事情真正经历了以后,心情会变得很不一样……

谢谢老橙,我喜欢这个视角,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毕业典礼的这三个人,莫名的觉得原作里他们仨应该就是这样翘掉的毕业典礼。

明天就是我的毕业典礼了,这时间赶的也是莫名有些冥冥注定的意味,谢谢我橙啊……话不多说了。

毕业快乐啊凯班。
毕业快乐啊……章鱼。


煦染霜华:



【前排to老章同志】

@煦染霜华


木叶忍者学校不知道第几届卒业典礼这天,天天和平常一样在六点钟准时醒来。
拉开窗帘的那一刻,看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正站在她的窗沿上,歪着脑袋直愣愣地冲着她瞧。

“嘿早上好呀。”天天跟它打了个招呼。

然而鸽子扑着翅膀飞走了。

天天耸耸肩,绕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天天到校门口的时候,学校里已经很是热闹了,所有的应届毕业生都要先到各自的班里集中,所以前来观礼的家长们四散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天天踏入学校的时候,广播正好响起来:“请各位前来参加卒业典礼的家长们移步前往大操场,请各位前来参加卒业典礼的家长们移步大操场。”

天天往人群涌动的方向瞥了一眼,远远地望见操场上搭起一个台子,台子的正上方挂着红幅,距离有些遥远看不太清楚上面的字眼,无非也就是第xx届木叶忍者学校卒业典礼”之类的。

她到达班里的时候,跟她关系比较亲密的宁次和小李已经全都在了,他们三个的座位很近,天天跟小李是同桌,宁次坐在小李后面,形成一个三角,可能还是等腰的。此时,宁次正抱胸靠在桌子上,这个姿势让本来沉默寡言就显得少年老成的他看起来更有一种欠揍的装逼味道,而小李正闪烁……其实人的眉毛是不会发光的,但可能小李这个人自带blingbling的buff加成效果,所以天天看到小李正闪烁着他的浓眉大眼,高高举起了右手朝从后门进来的天天挥舞一下:“哟天天!”

天天举了举爪子表示回应。

在学校里,不管是被视为天才少年的日向宁次,还是被百般嘲笑的吊车尾小李,又或者天天这样给别人的感觉是低调又中庸的无辜路人,全都被当成幼稚无知的小学生一样,被要求排好队按班级顺序往操场进发。

然而并没有很多人听老师的。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能单独出任务的下忍了诶!
……马上就。

总之一群人熙熙攘攘嘻嘻哈哈地就从教室里杀向操场,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不同程度的兴奋感,整个学校洋溢着一种很活跃的气流,它们四下穿梭,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笑意满满的样子,无论家长还是学生。

就是在这股人流之中,天天技巧性地摸到了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

教学楼后面的空地还在准备施工中,空旷并有点荒凉,和前头操场热闹非凡的气象有点对比作用,总而言之——清静。

天天心想,果然还是安静点比较适合我。

这里还有一些没被处理完的杂草和树木,以及一些被砍伐过后留下来的树桩,天天随便找了一个树桩,单手撑住翻了个跟头越过它,甩手瞄准后方三点钟方向的一棵树投出苦无五把,等她站定后,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苦无没入树干的声音。

日向宁次接住了它们。

“翘大会?”日向宁次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纯粹觉得好玩罢了。

天天看了看他手里的一串苦无,迅速判断了一下他的站位,往左挪了两步:“哟宁次,好久不见呀。”

宁次的嘴角抽了抽:“是有段时间了。”好像还有两三分钟那么久,宁次说着把手中的苦无往天天上中下三路攻回去。

天天早有准备,蹬上树桩一个起跳,接着又摸出手里剑回攻过去。日向宁次不欲跟她玩远攻,就这一会儿功夫日向宁次已经躲过了手里剑,柔拳直逼天天面门。

“这就不好了日向宁次哪有打人先打脸的呢!”天天笑眯眯地后跳,一点也不慌张,言笑晏晏又是一把手里剑,日向宁次轻巧躲过,手里剑没入草丛。

就在两人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一道绿光横空出世,生生把对战双方劈成两半:“喔唷正在燃烧青春吗吗带我一个呀!”

瞬间天天心里闪过许多个念头。

二对一打日向宁次吧显得我没有打败他的实力似的。

二对一日向宁次和小李打我吧我肯定是要输的这个逼不能装。

然后小李的腿就杀到了,天天的动作比意识反应更快,以日向宁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横在她身后的手为轴抬脚来了一个后翻躲过了小李横插的一脚,在后翻落地的时候顺势一脚从日向宁次的手臂下伸出往小李的下腹一踹。

小李连忙后撤,此时天天已经落地而日向宁次正好杀到小李后方,一拳入魂。

“太过分了天天你怎么可以踢男孩子的那个地方!好!你们两个是要二打一吗!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木叶苍蓝野兽的力量哦哦哦哦哦哦啊!”

天天跟日向宁次对视一眼,迅速结盟。

其实,虽然小李在大多数人眼中,是个毫无实力的菜比,但身为他的队友,日向宁次和天天却深知其潜力无穷,在体术上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即使是天才如日向宁次,也不敢妄自说自己完全压倒性胜过了小李,虽然说在中二病的他心中老子是神之子天下无敌。

既然决定要二打一,暴力输出的肯定就是日向宁次了,天天往后跳开一段距离,远程协助。

这个时候,从操场那边远远传来了什么:“卒业典礼正式开始,有请三代目火影为毕业生……”

但此时他们已经开始互怼,天天甩出一把暗器把小李往后逼,日向宁次摸到了小李身后,小李往侧面一躲一个横踢被日向宁次举起的左手挡了一下,天天此时又感到了小李的旁边一拳过去,小李下腰躲过。

“你们是木叶的未来……”

小李一脚扫翻了一个天天,天天趴下的同时朝上射出暗器,小李后跳,日向宁次从半空中开始了他的表演:八卦六十四掌。

“有请家长代表……”

小李快速接招,天天站在树枝上找不好出手的角度,小李哈哈一笑:“哈哈哈哈哈感受到苍蓝野兽的实力了吗哈哈哈哈哈!”日向宁次轻蔑一笑:“还早。”

“能够看到你们成为下忍,爸爸妈妈真的非常骄傲……”

日向宁次被小李逼退,天天绕过他往小李的腋下发动刁钻的武器进攻,小李不得已放弃逼近只能后退,天天跟宁次对视一眼点点头。

“现在,请家长们找到自己的孩子,见证他接受下忍护额的神圣时刻!”

小李稳住身型,正待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天天的手里剑和苦无轮番杀到,左右开弓,反逼得小李节节后退,日向宁次又一次从后方摸了上来,小李侧身一闪:“哈哈哈哈哈宁次同样的招数你可别想……哎哟!”

“再次热烈祝贺你们毕业成为下忍!以后一定要贯彻自己的忍道……”

小李被插在地上的手里剑绊了一个跟头—— 天天跟宁次之前交手时,甩出去的、被日向宁次躲过的、没入草丛的那把手里剑其中的一个。

天天弯了眼睛,向日向宁次举起了右手,难得平日里故作清高的日向宁次也抬起了左手,啪地一下击在了天天掌心。

两个人又对视一眼,笑着同时向小李伸出了手。

小李挠挠他那闪烁着光芒的脑袋,也咧嘴笑了,把手分别交到两个人的掌心,借力站了起来。

三个人一起傻笑。

“哟好久不见啊青少年们,竟然悄悄跑到这种地方来燃烧青春了?毕业之日不忘训练真是感人啊T^T”

日向宁次马上收拾好表情,恢复淡漠孤高的样子。

“可是你们护额也不想要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把手上的三个护额甩着圈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来,笑得十分之猖狂。

三人一愣,彼此交换了眼神,然后分三路向他们的老师冲过去,而那只大版的西瓜早就在他们交换延伸的时候察觉了他们的小心思,一路高歌着青春朝着正午红彤彤的太阳狂奔而去,并且很不要脸地嘻嘻嘻着:“来啊来追我啊,不打败我我就把这三块东西挂在我家门前的树枝上让整个木叶围观翘掉大会的青少年们哈哈哈哈哈哈。”

天天眼角一抽一抽的:“凯老师你人设崩了。”

三个人朝阿凯包夹而去。


—————END—————

老章同志毕业快乐ʕ •ᴥ•ʔ

其实写这篇文的时候,我有很多想在里面想表达的情绪,就是凯班的各位,在这个大家都和家长一起分享快乐的日子里,我们孤儿班的各位是怎么过的。

其实一开始我想写心理活动,想写情绪表达,就像我以前做的那样,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的太明白比较连贯,也比较有意思。

也因为,很多东西,并不是浮于表面的,所以我干脆也不要说得太明白了。

因为是年少的孤儿,他们确实是心智各方面都要比同龄人更成熟坚强一些,也包括看起来没心没肺永远乐观的小李,可是在我眼中他们毕竟是个孩子。

所以有的一些事情,即使他们用各自的方式表达漫不经心和云淡风轻,但心里面终究会在乎,会介意,有自己不同的表达方式。

日向宁次本性其实真的是个极温柔的人了,所以在这篇文里我给了他比较多的情绪镜头,我想表达,对他来说,其他这三个人的不同地位,在很早以前就在他心中有所奠定了,以及,无论如何,他们没有完全丧失一些美好的东西。




以及,这三个人互相在彼此心中,是怎么样的重要位置,对彼此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我想他们之间的言行举止也足够说明了。




这篇无关cp,但事关感情。





卒业典礼珍而重之的仪式感作用,其实是一种人生阶段责任承担的提示和强调,而凯班的各位,早在更早的时候,就承担起了比周围的人要多的一切。

但毕竟是新阶段的责任,虽然他们在这一方面有所超越同龄人却也有所缺失,所以说,不是还有阿凯在吗QvQ

言不能尽意,我就说到这里啦。

老章同志毕业快乐ʕ •ᴥ•ʔ
祝老章同志前程锦绣,一世安好ᶘ ᵒᴥᵒᶅ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