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高考|One day in Beijing(宁天短篇)

佯语:

宁天版狙击高考广东卷:向外国友人介绍天朝(呵呵,崩溃)
注意:十分跑题,十分ooc,专业术语什么的都是我捏造的



高考作文的精髓就是写完即是王道 


 


宁次并没有托运行李,所以下了飞机后,直接按方向指示走向接机大厅。远远望去,接机的人都被隔在一条铁栏杆,一个个迫不及待地翘首期盼着自己的亲朋。宁次扫视了一圈,终于发现了可能是来接自己的地陪,那个梳着两个团子头的女孩正低头玩着手机,胳膊肘夹着的纸板上用日语写着“欢迎日向宁次先生。”


 


他走过去,用中文问道,“你是文化交流协会的吗?”


 


女孩抬起头来,褐色的眼睛明亮有神,一句日语脱口而出,“你会说中文?”


 


虽然按照帝都交通的状况,坐机场快线回市区是最省时省钱的选择,但是天天想起凯老师的嘱咐,对方貌似是日本世家大少爷出身,所以还是装模作样地选择了计程车。然后果不其然被堵得死死的。


 


虽然宁次和天天两人都坐在后座,但是这丝毫没能影响出租车司机大叔热情的健谈,才半小时不到,就从时事政治扯到家长里短了。天天暗地里擦了一把冷汗,果然当初还是应该坐机场快线吗……但是宁次虽然冷淡,还是用生硬的中文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


 


不过也幸亏司机大叔的八卦,使两人都对对方有了出乎意料之深的了解。宁次出身落语世家日向,不过因为是分家的公子,所以没有继承剧场的资格。而天天则是在日本长大的华裔,初中的时候跟随父母回国,目前在一家相声剧场学艺。宁次似乎对相声很感兴趣,提了很多问题,而天天也热情洋溢地介绍自己所学,宁次听不懂的地方她就用日语解释,两人你来我往地交流,竟让司机大叔都插不上嘴了。


 


在两小时推心置腹的出租车之行后,两人终于到了文化交流中心,宁次掏钱包想付钱,但是天天抢先把手机拿出来,扫了扫二维码把钱付了。宁次有些愣住了,不知是因为天朝电子支付的普遍,还是天天那副女孩子付钱理所当然的姿态。


 


凯老师和小李早就在文化交流中心等着了,作为交流活动的一部分,宁次在众人面前表演了他自创的落语桥段。他在大学修过中文,但是放在表演中还是略显生硬,再加上中国和日本对喜剧艺术的理解差距较大,观众的反应并不是很热烈,只有天天因为与他人不同的文化背景,看得哈哈大笑。


 


接下来,是小李和天天表演的对口相声。小李扮演的逗哏是个热血愣头青的形象,而天天则是一旁冷静吐槽的捧哏。两人一唱一和,整个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宁次在台下仔细地看着,仿佛在做研究一般,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什么。


 


晚上聚餐的时候,天天似乎看出宁次心情有些低落,特意坐到他身边。“你今天的表演真的很出色,观众只是因为文化差异的缘故还不太能接受。”


 


“没能跨越文化差异仍然是表演者的责任。”宁次冷静地说。


 


天天喝了一口啤酒。“我虽然在日本出生,但是周围的人始终叫我‘中华娘’,只有一次,我在房东阿姨家看吃着橘子看落语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你和真正的日本人没什么差别呢’,所以,文化差距不是那么好克服的,但同时,也没那么可怕。”


 


宁次想了想,紧绷着的脸终于放松了下来。小李夹了一块水煮鱼给他,热情洋溢地让他尝尝。宁次勉为其难地吃下,白皙的脸涨得通红,吓得天天立马拿水给他喝。


 


晚餐的买单的时候,凯老师潇洒地掏出手机扫码付款,宁次已经见怪不怪了。明天,他就要回日本了,这短短的一天却是那么丰富多彩。


 


这个国家还真是不可思议。


 


负责送机的还是天天,临走前,宁次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名片。“你如果想回日本的话,就来找我吧。”


 


“是去看你表演吗?”


 


“我有向漫才发展的意向,目前还缺一个搭档。”


 


“……不愧是大少爷,挖角都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完-

©雅利安卍 | Powered by LOFTER